掃描二維碼

一鍵保存聯系

總監信息

掃描二維碼

一鍵添加微信

總監微信



點擊查看更多案例

——

天津vi設計
天津vi設計
2021-06-11

剛才他說城里的嬰兒在使用尿布。尿布?哈哈哈哈,尿還要布嗎?哈哈哈哈哈,他們都笑起來。這是在烏蘇容桂的家里,大家等著看政府給他送什么樣的獎狀。他做了一輛榆木的勒勒車,天津vi設計送給旗賓館放在門口展覽。政府說這是非物質文化遺產,要送獎狀的。村里的人———婦女居多———堆在他家里等著看政府的獎狀,可能還有獎金,可能還錄像,可能還做抖音,婦女們說。

不知因為什么事情,烏蘇容桂提到了尿布。屋里的人們特別是婦女哄堂大笑,說尿還有布嗎?烏蘇容桂解釋,嬰兒生出來,不會自己走到廁所撒尿,他躺在床上以窩吃窩拉為己任。城里的嬰兒屁股底下墊一塊布,像四個手絹縫在一起那么大的布,接嬰兒的屎和尿。尿布洗干凈之后,又放回嬰兒的屁股底下。哈哈哈哈,他們說城里人太會搞笑了。說城里人的布真多,因為城里有很多工廠都在織布。

沙子?是的,烏蘇容桂驕傲地抬起頭,往窗外的南方看。我們的海力蘇沙漠,有的是沙子。我們把白白的沙子用鐵鍋炒一遍,放在嬰兒的屁股底下。又柔軟,又熱乎,還干凈。嬰兒尿了,把那一塊沙子鏟掉。拉屎了,天津vi設計把那一塊沙子鏟掉。嬰兒的屁股永遠是干凈的。這是天然的(蒙古語大自然和天然是同一個詞)恩賜的禮物。嬰兒們從小就得到了這份恩賜。

往南走,越過一道丘陵就是海力蘇沙漠。海力蘇是榆樹的意思。在這塊白茫茫的沙漠上,間或生長幾株孤獨的、黝黑的榆樹。沙子晶瑩潔白,顆粒均勻,好像是用精密的粉碎機把螢石粉碎成的粉末。沙漠永遠保持著柔和的形態,它的哪一面都沒有碰過的痕跡。風最愛沙漠,風把沙漠的立面吹拂得平平展展,每一道沙梁的頂端都有一個曲折的鋒緣。人在沙漠里,耳里裝滿無邊的寂靜。用錄音的原理說,沙子吸音,這里比房間靜100倍。在這里或許能聽到鳥兒翅膀撲打空氣的聲音,聽到一朵云彩沖撞另一朵云彩的聲音。人在沙漠里行走困難,一抬腳,腳下的沙漠像水一樣流下去,然后停下來。在你拔出腳的那一刻感覺沙漠里面的濕潤。是的,你拿手當鏟子,嗖嗖嗖地在沙漠上掏一個洞,掏到第三下就挖出濕潤的、有水分的、深黃色的沙子。你才知道,每座沙漠里面都藏著許多水。海力蘇沙漠和所謂沙化草原不是一回事,它是有機體,它和湖泊、土地、河流、大雁一樣,是活的事物。它自古以來就是沙漠,現在還是。它是大自然的子孫。

在草原上,沙漠以其潔白、高聳和柔和的曲線顯出驕傲。沙漠置身碧綠的草原的邊緣,看上去豐腴并有貴族氣息。它不必辛辛苦苦地長草,也不用長莊稼。它像國王陛下的王子一樣俯瞰著山下的草原,看羊群一片片移動過來,移動過去。沙漠另外一個好處是牛羊不來踐踏,馬也不會來到這里奔騰。沙漠始終很悠閑,它在陽光下翻來覆去地曬它那些亮晶晶的沙子。后來風把沙子的表面吹開,陽光便接著曬里面的沙子。就這樣,它們度過了億萬年的時光。榆樹是這里孤獨的守夜人。

我把衣服脫干凈,蓋在腦袋上阻擋強烈的日光,準備感受沃森花村嬰兒屁股的感受。腰很舒服,但屁股感覺太燙了。而你身上無論沾了多少粒沙子,用手一拂就干凈了,沙子真是干凈的東西。烏蘇容桂說,一個人降生就睡在沙子上,長大了不會得胃腸病,也不得發瘋的病。他從小就汲取到大自然賜予的天然的力量。

查干薩日在蒙古語里面的含義是白月亮,多好聽———白月亮,艾特瑪托夫有一本書名字叫《白輪船》。查干薩日的含義還包括白色的月份,即漢人所說的正月。查干曰白,在蒙古語里與吉利同義。比如碾壓五谷的石頭碾子,巴林人稱之為“白色的老漢”,給你加工糧食嘛,這是最吉利的事。查干木倫河自然是吉利的河。在蒙古語的人名里有許多跟“查干”關聯的美妙的詞匯,比如白色的檀香樹:查干珊丹,白度母:查干巴拉,等等。查干系列就是吉利系列。你趴在內蒙古的地圖上看,能看到好多跟查干有關的地名、山名或河流的名字。這里說說白月。

在白月,蒙古人迎來了熱氣騰騰的春節。然而在北亞的寒帶草原上,寒冷仿佛讓萬物凍結于一瞬,山峰好像還擺著結凍那一天的姿勢。上凍前,山巒好像還在奔走,在涌動。至少山上的樹林里還有野獸奔走,山泉水從石頭縫里流下來。結凍后,一切都不動了。結凍的草原十分嚴肅,脫光了樹葉的樹木用每一根手指指向藍天,河流在低于地面的河床里變成查干冰面。云朵在天空白白飄過,它的影子在大地以黑翳跟隨。

蒙古人在白月里高興呢,他們一點兒都不嚴肅,四處動。在初一的早上,牧民家的孩子耳朵最警覺,他們聽到屋外有嘚嘚的馬蹄聲。蹄聲停止,傳來馬打響鼻的聲音。如果到屋外看,馬從鼻孔里流出兩道白煙,比煙筒冒的煙白多了。這是馬奔跑停下之后在嚴寒中的鼻息。馬身上帶著汗,不到一分鐘,這些汗變成了馬脖頸上、肚子和后背上的白霜。白霜很厚,并不比冰箱里面的白霜結的薄。然后呢?客人在雜沓的腳步聲中走到門口,他們的祝福聲先于腳步到達屋里,這是拜年者在發聲的高音區域喊出來的祝福聲:啊,過年過得好嗎?主人答:啊,很好的。

客人凍得紅彤彤的面龐像一盞燈籠照亮了屋里。他們帶著蓬松的大狐貍皮帽子,穿著沉重的羊皮蒙古袍??腿瞬患敝?,他從皮袍的懷里拿出兩個酒壺,捧在手里,躬身向主人敬酒。他把大酒壺送給主人,自己拿小酒壺?;蛘呤前褲M瓶的酒送給主人,自己拿半瓶的酒。敬酒,這才是最重要的儀式。他們只喝一點點。這一點酒雖然不多,但它像服藥的水一樣,足以把祝福沖進肚子里。飲畢,客人把小酒壺揣進懷里,他知道小孩子們的眼睛在他身邊早已發出熱切的如鉆石的光芒。他繼續從皮袍里拿出好東西———自己家烙的餡餅,一個孩子送一張,再給每個孩子一只凍梨。在北亞的寒帶草原上,過年的時候從懷里拿出水果,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凍梨黑如煤炭,但黑黑的把竟然沒被凍掉。把凍梨放在水里緩,當黑梨外表結了一層薄冰的時候,證明它蘇醒過來了。咔嚓咬一口(第一口很大),嘴里嚼梨肉,眼睛盯著雪白的梨肉觀察??窗?,梨肉比牙齒還要白,比牙齒更甜。咔嚓第二口,看看黑梨上白的面積擴大了多少。咔嚓第三口之后,已經沒有咔嚓第四口了,剩下的事是略微啃一啃梨核??胁涣艘粫?,梨核就露出像小鳥眼睛一樣黑溜溜的種子。不過沒關系,明年過年還有凍梨吃呢。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F在牧區拜年不講送凍梨了,送凍梨也不能一人只送一只,改送壓歲錢了,沒意思。凍梨呢?他們為什么不拿錢買凍梨送給小孩子呢?

客人敬完酒后給小孩子送一張餡餅,一只凍梨。一般按著禮數,還要送每個小孩子一塊餅干。只一塊,而不是兩塊,因為沒有那么多餅干,還要去好幾家拜年。這款餅干像撲克牌那么大,邊緣卻帶著拐彎的花紋。小孩子舍不得吃,學著客人的樣子,把餅干揣進懷里。

主客落座,奶茶上來啦,黃油上來啦,奶豆腐上來啦,炸果子上來啦。主賓二人坐在椅子上,拿著各自的酒壺喝酒。主人把酒壺里的酒喝了一些之后倒滿交還客人,客人繼續揣著兩壺或兩瓶酒,到另一家拜年如法炮制。他們坐著,小口喝酒,不能大喝,因為過一會兒還有人來拜年。初一聊天,聊的都是吉祥話,換句話說,他們聊的全是神的語言———風調雨順,人畜平安,就像祭敖包念誦的贊頌詞一樣。是的,人在查干薩日不能亂說話。過年,我們的理解是神在過年。人先把人的話收起來,講一講神的話。太陽神、月神、山神、河神、碾子神、動物神都在過年。人是仆人,跟著神湊湊熱鬧。小孩子躲到角落,從懷里掏出凍梨和餅干(餡餅早吃沒了)跟兄弟姐妹們比較誰的凍梨和餅干更大。他們舍不得吃,僅僅在腦子里想象咔嚓第一口、咔嚓第二口、咔嚓第三口之后就沒有第四口咔嚓了;啃一啃梨核就露出小鳥眼睛一樣黑亮的種子。想象100遍之后才開始真吃。

大雪把屋外的群山掩埋變矮之后,草原上的車轍也看不到了。藍天的藍,在雪山頭頂竟變得十分鋒利。馬站在拴馬樁邊上,它身體上照射陽光那邊的白霜融化了。馬把蹄子輕輕拿起來,輕輕放下。它腳下的雪地上留下一個套著一個的圓圓的蹄印。

我是個喜歡安靜的人。說安靜可能不大準確,應該說喜歡靜止。周圍環境嘈雜一些對我毫無影響,只要沒人上前來使勁晃著我的肩膀,非要打破我的自足狀態就行了。我長時間坐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腦子什么也不想,對我來說是莫大的享受。在外人看起來,我八成像是患了自閉癥似的。但我知道自己沒問題,我的腦子會思考,會判斷,會計算,跟大多數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在復讀班,老師才不會管你有沒有認真聽講,那不是他們的責任,他們來這里只能算是一種兼職。同學們彼此之間也極為冷漠,因為大家都是失敗者,在這里的每一分鐘彼此之間都在提醒這一點。我知道大多數復讀生頂著極大的壓力,有失眠者,有脫發者,有飲泣者,可我反而喜歡這樣的環境。無他,只是因為這里可以更好地靜止不動罷了。沒有老師也沒有同學會走過來盯著我說:“喂,不要發呆了!要交作業了!”不會再有這樣的情況,我發呆盡可以發個夠,哪怕從早發到晚,像座雕像一般,也不會有人上前來晃動一下我的身體,研究一下教室里怎么多了一具化石。

如果我再去復讀班,只能還是這樣的結果。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晌疫€是確定自己毫無問題,因為不曾發呆的時候,我學進去的知識一點也不會忘記。甚至幾年前的知識點都歷歷在目,因此偶然之際試題正好碰對了我的知識點,我還能拿個不錯的分數。我也認真想過,如果自己能控制下發呆的頻率和時長,考上北大清華應該不難。

人活在世上總得生存下去,如果連這點都不明白也做不到,那一定是有問題的。我確定自己沒問題,自然就得保證自己生存下去。這樣的職業并不難找,我決定不再復讀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那就是開出租車。那一定是最適合我的職業。我可以坐在駕駛座前身體一動不動,胳膊隨著道路的曲折微微滑動幾下,便足以應付了。事實證明,我的選擇無比英明,這個職業比我想象的還要適合我。我的眼前滑過各種各樣的風景,雖然那些不是我主動去看的,但那些風景依然落到了我的視網膜上,拉著我進入它們的縱深處。那些風景豐富了我的無聊,讓我在張望中獲得了更加充實的安靜感。

差不多三年前,我攢了一筆錢,終于有了一輛屬于自己的車。我辭了工作,從廣州啟程,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專門開車發呆,我到了上海、北京、哈爾濱,然后到了漠河。那里離北極圈已經很近了,我趕在盛夏之際來到這兒,晚上短得出奇,還看見了夢幻的北極光。我甚至不需要賓館,我坐在自己的車里,在荒郊野外看了一晚上北極光,心中沒有半點害怕。倒不是說我多有勇氣,而是那種凝視不動的快樂讓我來不及感到害怕。

回來之后,我又在家發了半個月的呆,整個人感覺才放松了不少。我的存款也沒多少了,我開始成為一輛網約車司機。這其實絲毫沒有改變我作為出租車司機的職業身份,而且這個比開出租車更簡單,只要用手機下載他們的軟件,就可以用自己的車載客。這太對我的脾氣了,我和自己的車基本上已經合為一體。只要手機滴滴一響,我便接單了,然后導航自動導航我去往客人等待的地方。我之前說開出租車很簡單,也只是不想夸大我的困難。實際上我剛入行的時候花了很多精力才搞清楚路況,城市太龐大了,比三十萬只蜘蛛結成的網還要復雜多倍。整整三年,我其實沒法過多享受發呆的樂趣,從第四年開始,那些道路像是生長在我心底一般,我什么也不用想自然而然就到了。每每意識到這一點,我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了自信??墒乾F在網約車全部靠導航,剛剛來這座城市第一天的人都可以準確駕駛,我感到我作為老司機的經驗完全貶值了。因此,我痛恨導航。盡管我不得不使用它。

這天,我趕往人民路接一位客人,我注意到客人的定位在公安局附近。他上來之后,雖然沒穿制服,我卻知道他肯定是警察。我喜歡發呆,但不代表我不敏感,我十幾年的拉客經驗讓我只需用眼角的余光瞟對方一眼,就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他穿著白色的襯衣和灰色的西裝褲,什么話也沒說,只是把頭往后一仰,眼睛死死閉住??雌饋砝鄣脡騿?。要擱平時,我喜歡這樣的客人,我也是一句話都不想說。但是我總覺得此人相當眼熟,不只是在哪里見過,而且是經常見到。

“警察。沒想到吧?”他自顧自說,“我自己都沒想到,你知道,高中畢業后我考入重點大學,四年后畢業時,家里人覺得我有點兒政治頭腦,哈,實不相瞞,在大學里也當了班長,還有學生會主席,所以家里人讓我考公務員。我要留在大城市,選擇招考人數較多的職位勝算會多一些。我翻看招考目錄,發現警察的職位最多。別的職位極為吝嗇,只招取一到兩個人,但會有幾千個人去拼搶,我實在沒信心。那就警察吧,好歹有幾十個名額。后來的一切,還算如愿。但警察這個職業跟政治頭腦什么的好像相距甚遠,工作壓力大,晉升激烈到讓人絕望。如果當初下定決心去政府部門,現在怕是會有更高的職位,至少有相對輕松的工作氛圍?!?/span>

“我訂好地方,到時把定位發你?!彼呐奈业募绨?,開門下車走進了一座毫無特征的玻璃幕墻大樓。他也比過去胖了一些,但他個子高大,胖一點顯得更加魁梧,更加符合警察這個職業的某種特質。

這一天剩下的時間我感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一點兒變化。我還是享受望著街景發呆的,但那街景多了一層時間的薄膜。那薄膜肯定是肉眼無法看見的,但在我的凝視中,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我已經凝視了太久,我與世界總是處在同一個時刻,因此,我幾乎失去了自己的時間。我本來對此無所謂,也毫無感覺,但老班長突然出現,他在我腦中的記憶坐標可是位于二十多年前,這一下子把我的凝視往過去的方向拽了拽,時間的薄膜便出現了。

這是個很簡單的餐館,主食只有三樣,豬肉、牛肉和三鮮餡包子,然后便是八寶粥和幾份涼菜。簡單是治療選擇困難癥的最佳良方,我們每樣都點了一份,然后面對面靜靜坐著,喝著淡淡的大麥茶。他的國字臉極為方正,還有濃密的眉毛,都是警察的標配,但是中學的時候沒有覺得,那會兒覺得他就像個優秀班長的樣子。

“我是個容易焦慮的人,盡管外表看不出來?!彼@樣說的時候微微一笑,仿佛對自己的控制能力還是相當有自信,“尤其是警察這個行當,完全就是在焦慮的泥潭里打滾。一個案件還沒破,又有一個來了。要是普通機關,一件事做不完可以明天做,晚上睡覺的時候你還是會很踏實。但是你白天看到了兇案現場,三十歲的母親被人在客廳砍了頭,而十歲的孩子藏在床下在凌晨三點零五分看到了這一切,你便沒辦法把這件事從自己腦海中趕走,享受下班后的個人生活了。你被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給震驚了,你不可能再恢復平靜?!彼f這番話的時候無論語調還是表情跟剛才談論登山一模一樣,沒有起伏變化。但很顯然,這些話語像沾滿泥土的石頭掉進池塘里,我的心緒立刻波動起來。我想到了曾經目睹的車禍,路面上的腦漿,但我不想說這個。

“只要兇犯在現場留下一點生物痕跡,基本上遲早都會破的,只是時間問題?,F在人臉識別出現后,更是多了一記絕殺,不再跟他們斗智斗勇———說老實話,有些罪犯的智商比我們高多了,你沒法斗得贏?,F在好了,你只要出現在地球表面,暴露在攝像頭下,就可以瞬間鎖定你,讓你無地可逃?!蔽覀兇罂诔灾?,像是回到了無憂的學生時代。我抬眼,門口就有一個攝像頭對著我。那攝像頭的中央跟人眼一樣,也是顏色更黑,顯得極為幽深。被它那樣打量著,我有些不自在,只得扭頭擺脫它。

“為了驗證人臉識別的效果,我們把歷年來在逃的疑犯照片都輸入系統,然后再接入證件照的大數據庫進行比對,有好幾個案件都得到了破獲。只是我跟你說的這件完全匪夷所思,當時系統鎖定了一名寺廟的方丈,我們覺得這肯定屬于那千分之一的差錯率。我同事說不妨去實地調查一下,也不算遠。我們便開車去了,沒想到方丈見到我們瞬間變得極為慌亂,我靠直覺立刻便知道他是了。果然,我們只是例行詢問一下,他便什么都說了?!?/span>

“我當時也想過這個問題。我看著他的眼睛,覺得里邊充滿了平和,除了我們剛剛出現的一剎那,那種平和被打破之外,其余的全部時間里,那種平和都在。包括他帶著我們指認案發現場的時候,好像在說著另外一個人的事情。說實話,這讓我有些同情他。我本來是從不同情這些罪犯的,他們曾犯下滔天大罪,法律的懲罰怎么也彌補不了他們的傷害。但是對這個出家二十五年的和尚,我卻有了一點兒同情。他努力把自己修煉成了另外一個好人。隨著我們調查的深入,發現他在這些年里邊做過太多的好事,幫過太多的人,他在盡力贖罪。要是在古代,比如魯智深、武松,也許這事就過去了,可如今,他依然要為自己之前的惡我埋單?!?/span>

我回到家,繼續發呆。與老班長的重逢總讓我無端想起過去,但我的過去貧乏得可憐,也沒什么好想的。好玩的事情已經被溫故了太多遍,剩下的無非是那個時候的發呆罷了。我居然能在現在發呆的時刻憶起曾經發呆的時刻,比如我六歲時面對著一窩螞蟻發呆,十歲的時候面對著鉛筆盒發呆,十五歲的時候面對著前方女生的頭發發呆,十九歲的時候面對著窗外的樹梢發呆……我就像乘坐著一個透明的氣泡,靠記憶的魔力,一點點擠進過去的透明氣泡當中。盡管有了兩層的時間薄膜,但我還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過去?;艔埖奈浵伻绾瓮蟿右黄瑯淙~,鉛筆盒上印著的阿童木的圖像,女生那發層之下毛茸茸的細發,樹梢在微微晃動時猶如綿羊的腦袋……總之,一切都清晰地如同在場一般。

等到我驚覺需要睡覺的時候,發現已經凌晨三點半了。沉浸在那樣的狀態中竟然不知不覺過去了五個小時,創下了我單次發呆時間的最長值。以往我最長只有三個小時,就會被各種事情打斷,比如吃飯、小便、疲倦,但今天我的主觀感受只有兩個小時。我的發呆不僅僅是對世界的注視了,我開始向內注視,時間之內和記憶之內。

那是一個待在透明密封罐里的頭顱,確實嚇我一跳。不過,我的發呆本能忽然出現了,我望著那頭顱有些無法挪開目光了。它皮膚呈黑褐色,仿佛久經風霜。它的眼睛微睜,望著斜下方的某處。臉上的表情說不上痛苦,當然更說不上開心,不妨說是迷惘。好像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莫名其妙的那種樣子。這樣看久后,我心中的恐怖一點點減輕了,它被當作一個事實而接受了下來。

當我一個人開車的時候,想到那個腦袋的時候更多。因為我隔著透明的車窗望向外邊,就像那個腦袋隔著透明的防塵罩望向外邊一樣。怪不得老班長說我和那個腦袋像,我自己都覺得在某種程度上很像。但這種相像是如此令我惡心,那可是一個死人,一個沒有任何身份、任何來路的被人肢解的頭顱……

因此,我應該感到慶幸?畢竟我還活著,我隨時可以開車去我想去的地方。我隨時可以打開車門,走出去,走到陌生的街道上,找到一個漂亮的姑娘跟她說話,說什么都好。盡管我永遠不會這么做,但我有這么做的能力,這么做的可能性,這就是我和那個干枯的腦袋之間的區別。

除了開車之外,我沒有任何技能,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么。幸好我平時沒什么花錢的地方,積攢下來的那些錢如果省著花估計能撐個兩年。兩年,我應該能找到新的機會吧?甚至能夠學會一項新的技能。我這樣一想,心里似乎有點兒著落了,再次墜入發呆。

三個多月后,準確地說,是一百天后,我的胃部出現了問題。我的胃里像積了密度極大的液體,沉沉向下墜去,然后持續的隱痛逐漸增強。這一百天,我除了發呆、吃飯和睡覺幾乎什么也沒做,但生存的焦慮顯然以這樣的方式顯現了出來。我將一個廢舊的輪胎掛在墻上,呼叫著狂打一通,直到筋疲力盡為止。我把腦袋掛在輪胎上,想到了那個頭顱,想到了死亡。只剩下一個不死的頭顱放在這輪胎上,那將會是一種怎么樣的存在?

這個工作確實比出租車司機更加適合我。開車的時候,雖然輕車熟路,但還是得打起精神以防突發狀況?,F在我坐在公交車站旁的一把木椅子上,左臂戴紅袖章,右手持警棍,完全可以成為雕塑化的存在。所謂的巡邏,除非特殊時期有特殊命令,否則趁著去吃飯、上廁所的路上左右看看就差不多算是巡邏了。我長時間坐著,腹部比之前增大了三倍,因為伙食也不錯,有專門的就餐點,飯菜盡管粗糙,但任吃管飽。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脂肪肝,我一樣不少。

這樣說,似乎我會是一個極度不負責任的人。其實并不是。跟我開車一樣,我盡管陷入凝視,但我依然會完成自己的工作,現在也一樣。在我凝視的范圍內,那些小偷小摸的不法分子凡是被我發現的,我都會拖著笨重的身體緩慢上前,趁其不備,將他們壓倒在地面上。我沒有什么擒拿技巧,我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堆會動的沙袋。

我應付了幾句,心中愈加強烈地感到不快。沒想到他真的會通過攝像頭盯視我,這樣等于我時時刻刻都得置于他的盯視之下。我想到他盯視人的樣子,渾身發麻。如果我不認識他也許還好受一些,恰恰因為他是我的朋友,我的老同學,還那樣被他盯視,我無法接受。這比光著屁股站在陌生的大街上還要讓人難受。我越來越能體會他前妻的感受和心情。在那次喝酒之后,我們時不時還會聚會,但再也沒有喝過酒。即便他升職的時候也沒有。他現在已經成為副局長,在他所說的殘酷競爭中成為贏家。我現在見面已經不再叫他老班長,而是叫他局長。他的表情自然,沒有任何異樣。但我在心里還是叫他老班長。面對他的時候,我常常會忘記自己是個愛發呆的人,我會忍不住觀察他。我怎么也會觀察人了?想到這點我有點兒詫異,我搖搖腦袋,努力陷入呆滯。

有一天我凝視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突然看到了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除了我們的衣服不一樣,他的長相、身高以及姿態完完全全跟我毫無二致,那簡直就是另一個我。那不是說誰和誰長得相似,而就是一模一樣,就跟同卵雙胞胎似的。我從呆滯的狀態中驚醒,趕緊去追他,但是他上了一輛無人駕駛的出租車之后消失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腦子里全是這件事。我守株待兔,期望又能看見他,但徒勞無功。世界太大了,他也許是路過這里。我把這件事跟老班長說了,他居然嘲笑我說,你是不是發呆做夢了。他明明知道我的發呆跟打瞌睡有著本質區別,竟然仗著自己是領導這樣胡說八道。我也顧不上跟他吵了,我請求他幫助我,幫我調取那天的監控視頻。我想再確認一下那個人的樣子,也是確認一下自己有沒有眼花。他讓我等等。等了兩天后,我追問他,他竟然說:“不巧啊,那個時間點正好設備出故障了,沒有相關的視頻資料?!?/span>

我剛才只是權宜之計,以求蒙混過關。確實還不到時候。我深刻反省了自己,自己還是太幼稚了,還以為自己是個出租車司機?,F在我可是個治安聯防隊員了。我得想個萬全之策,擺脫他的監控才行。辭職之后還要被他時刻監控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毀容?確實沒有那樣的勇氣。應該總會有別的辦法吧,還有時間,可以慢慢想。等逃脫之后,我應該會去森林。在一片廣袤無邊的大森林里,我住在大樹的樹冠上,像大猩猩那樣采摘果實和收集鳥蛋為生。原生態的環境一定會讓我返祖,毛發會逐漸覆蓋我的身體和臉龐,陽光會烤焦我的皮膚,樹枝的勾劃會讓我疤痕交錯,還有那無處不在的寬闊樹葉,會遮住陽光和衛星上的攝像頭。我最終會退化成某種靈長類,成為一頭不折不扣的原始動物,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樣一來,就沒有任何人和任何機器可以認出我來了,我就像那個玻璃罩里的腦袋一樣安全。

我不會為這樣的自己感到悲哀。因為我堅信,自己所看到的那另一個我絕不是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他會替我在人類社會好好活著,為人類貢獻一點兒可有可無的能力,然后踏踏實實地接受機器的監控和識別。而我,則可以完全放下心來,做到真正徹底的無憂無慮,那將創造出無邊無際的發呆,就連樹懶和考拉也無法企及。

一條街分了兩個杈。一個新杈,一個老杈。有一天老杈上忽然冒出個饸饹館。饸饹館坐東朝西,門口對著寬敞的便道,法桐樹濃蔭蔽日。七月天,樹底下支了桌子,擺了椅子,乘涼的、遛彎的、過路的,都忍不住坐下點一碗剛出鍋的饸饹嘗嘗。館子一開張就鬧了個滿堂紅。

開饸饹館的是芳村初家三兄弟。芳村離城不足百里,說近不近,說遠不遠,這館子一出手就在黃金地段租下大幾十平方米的鋪面,要生根開花結果的架勢。我去吃了幾次,那饸饹,面白,鹵厚,湯清,菜鮮,果真好手藝。除了賣饸饹,他家也賣燒餅,還有幾樣自制的涼菜。缸爐燒餅才出爐,微黃焦脆,一層白芝麻仁誘得人汩汩地生口水。

初冬,一天冷似一天,晨練完了就想端碗連湯帶面的饸饹。順著街的老杈往北走,十幾步就是初家的饸饹館。天光剛破白,地上的物什還不分明,饸饹館的燈火一照老遠,屋里的熱乎氣兒也順著門簾縫鉆出來,讓人心里先有了幾分暖意。

太早,屋里空空的,就我這一個客。煮饸饹的大鍋早就開了,鍋上架著老榆木饸饹床,據說是從三兄弟的太爺爺的爺爺一直傳下來的。瘦肉絲炒制的鹵子,剛剛炸好的黃豆嘴兒,洗凈切好的芫荽段、蔥碎,裝在不銹鋼盆里排在灶臺上。初家大哥白衣白帽站在灶前,一張臉讓水汽籠了,一笑,白白的牙卻見得真切??坷镂蓍T口是制作燒餅坯子的條案,初家二哥低頭忙碌,客人進門,只望見他彎曲的后背。抹桌子跑堂是三哥的活兒,站柜的卻是晚輩,大哥家沒過門的兒媳。

熟店熟客,饸饹上桌前,總得嘮幾句。我說,你家墻上這招貼不賴,是請誰幫著弄的?三哥馬上搭腔:俺整的,信不?他還一邊抹著桌子。俺們老初家賣饸饹,都有一百年了,老輩兒傳下來的手藝、規矩,都裝在心里的,還用勞駕別人。大哥正好把饸饹端來,順手幫我加了醋點了辣油:瞅瞅咱們這饸饹條兒,去了皮的蕎麥頭道面壓的。你說是不是比別人家的白,還比他們的吃著筋道?離開那一鍋白蒙蒙的熱氣,他一張方臉天清地朗,額頭鬢角井田縱橫。

老友部落酸菜魚品牌VI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6

老友部落自2016年起至今已在全國范圍內擁有147家門店,經過多年餐飲行業的深耕在業界享有極高的口碑。老友部落主打酸菜魚米飯,將傳統酸菜魚大菜小做,快餐的形式大餐的味道。

Read more
刁饞一鍋鮮餐飲品牌定位全案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5

檢驗定位,就是要符合顧客的心理感受,建立顧客對品牌的心智認同感?;谄放谱陨怼盁酢钡膶傩?,以“燉”貫穿整個品牌,也基于品牌營銷用語、歡迎用語、上菜用語。

Read more



180 0201 6608(戰略總監胡思先生)

;
TOP

掃描二維碼 信息隨身看

掃描二維碼 加微信關注

分享

QQ客服

免费aa片在线播放高潮_深夜a级毛片免费视频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最新75_日本隔壁放荡人妻完整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