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二維碼

一鍵保存聯系

總監信息

掃描二維碼

一鍵添加微信

總監微信



點擊查看更多案例

——

天津vi設計
天津vi設計
2021-06-11

由于阿媽的寵愛,這對兒天鵝膽子愈發大了。在湖中嘻戲梳妝,在湖畔跳舞覓食,已經不能滿足它們兒童般的天性,它們開始出現在那順烏日圖家蒙古包門前,伸長了脖子咯咯叫著跟阿媽親昵,還扇動那巨大的翅膀,把小羊羔嚇得亂跑;它們經常肆意地鉆到馬的肚皮底下乘涼,把馬嚇得亂跳不說,還搶了小馬駒的草籽吃。天津vi設計那順烏日圖們家的豆餅、饅頭,甚至舍不得吃的奶豆腐,它們通通都嘗過。它們闖進蒙古包,那是見啥吃啥,吃飽了,就到處亂吐亂拉,它們的糞便很稀,有一種嗆人的氣味,簡直無法忍受。有一次這兩個調皮鬼聞到炒米的香味,就往鐵爐子上撲,要不是阿媽一桶水潑過去,它們早就變成烤鵝了。后來阿媽發話了,她說——就是阿爾山廟的喇嘛爺爺來做客 ,也要坐在蒙古包的西邊,安安穩穩地等著我斟奶茶吧?這是規矩,知道不?

天鵝好像聽懂了阿媽的話。從那天起,那順烏日圖每天上學放學路過,湖面上總是靜悄悄的,那一對兒天鵝真的消失了,那順烏日圖想它們應該是到西伯利亞尋覓大部隊去了。草原上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空曠無垠,少了一個焦點。

長生天啊——老天爺啊——阿彌陀佛……你看,阿媽也有驚慌的時候,她都不知道怎樣把這個消息告訴兒子了。沒等那順烏日圖把馬拴好,她就把放學的兒子拉到了湖邊上。天哪,那順烏日圖也大吃一驚,你說這一對天鵝這么多天干啥去了?它們原來是在蘆葦蕩里做巢,孵出了一窩小天鵝,三只,淺灰色的,此時就像三團蓬松的羊毛,漂浮在父母的身后,天津vi設計離岸邊越來越近了!阿媽愛憐天鵝一家子,將原本要給小馬駒小牛犢吃的豆餅,分給了它們一半。那五只天鵝可真能吃,要是沒有湖中的小魚小蝦作補充,這個家還喂不起它們呢。

應該是緣分到了。第二年的春末,這對兒記憶清晰的天鵝,為那順烏日圖家的冰湖引來了七對漂亮的天鵝夫妻。它們到了這里,就再也不肯繼續長途跋涉,接著往西伯利亞飛了,就像一群沒心沒肺的小青年,因為貪圖著安樂,就把生養自己的故鄉給忘了。后來天鵝越來越多,最熱鬧的時候,那順烏日圖家一平方公里大小的湖面,白花花鋪滿了一層,數都數不清,冰湖變成了美麗的天鵝湖。

不知啥時候,阿媽的黑發中生出了幾縷銀色的冰茅,好在她的那匹小青馬身子骨硬朗,腿腳也挺好。因為擔心盜獵人的夾子和毒藥,阿媽每天騎著小青馬,繞著湖面轉巡查,她的手里攥著鞭子,保護著清澈的湖水和美麗的天鵝。草原上漸漸地有了一個傳說——阿媽的天鵝湖,是天下最吉祥的地方。

誰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草原遭遇了連年的干旱,阿媽的天鵝湖漸漸縮小,很快變成了一片空曠的洼地,湖面只剩下不足二十米大小,一些頑強的小魚小蝦,一鍋粥似的擁擠在里面??床坏教禊Z在水中跳舞,只聽見天鵝隊列路過時驚恐的叫聲。每逢五月十三和七月初三吉日,無論下雨還是暴熱,阿媽和阿爸都要手捧藍色的哈達,在寶格達烏拉圣山跟前,為每一個羊羔和天鵝祈禱,盼望草原逢甘霖,盼望草原兒女開笑顏。

那順烏日圖就是在這個時候,有了到遠方學藝術的念頭,那順烏日圖不是為了逃避草原寂寞艱苦的生活,他是想著如果有一天,當阿媽、阿爸和這錦繡一般的草原,以及阿媽那帶包漿的銅勺子、牛皮和鹿筋編的牧羊鞭,隨著風遠去了,自己要能把它們找回來,讓它們像草原上的長調《牧歌》那樣,永遠活著。阿媽說——去吧,去吧,天鵝飛得再高,影子還在地上,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記,草原是你的家。

轉眼就是八年,草原上水草豐美的景象終于再現,阿媽卻老了,她坐在湖邊的石頭上,不說話,久久看著歸去來兮的天鵝。橫跨天地的彩虹,映照著她種子一般成熟的面容,映照著她眼角的魚尾紋,映照著她身上的紫色蒙古袍和白頭巾,顯得分外明艷。阿媽就像是坐在一幅背景深遠的畫里。

阿爸告訴那順烏日圖,那一年阿媽在湖邊撿到了一只受傷的小黃羊,就把它的傷治好,放在羊羔圈里喂養著。小羊羔像一堆一動不動的雪,小黃羊像一塊跳來跳去的金子;小羊羔吃飽了慢慢徜徉,小黃羊吃飽了,就要躍出羊圈,刮風似的在草原上跑。正趕上阿媽忙得忘了拴家里那條兇猛的大狗,結果這狗就把小黃羊當成狼崽或者狐貍什么的,幾口給咬死了。事情都趕到一塊兒了——有一對兒天鵝的蛋,被盜獵人偷了,這對天鵝只好重新下了一窩蛋,當它們的孩子出生的時候,秋天來了,成群的天鵝帶著自己的孩子向南飛走了,這對天鵝的孩子卻還沒有學會飛行。湖面開始結冰了,這一家天鵝,還傻傻地站在帶冰碴的草窩里,眼看水面就要給冰封住,那兩只小天鵝就要被凍死了。阿媽騎著馬蹚冰水去救天鵝,當她終于把小天鵝抱在懷里,她的小青馬卻顯出衰老,抗不住冰冷的湖水,身子一歪,就把阿媽摔在了湖里。阿媽病了一場,從那以后,身體便一天不如一天了……

阿媽走的那樣突然,當那順烏日圖趕回家的時候,她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人們撤掉蒙古包的穹頂和圍桿,阿媽便安眠在茫茫草原上了,她的身體顯得那樣弱小,像一個搖籃里的嬰兒,草原博大的蒼穹猶如母體一般擁抱著她。

那順烏日圖想念阿媽,眷戀著古老的草原,卻還是選擇了在城市里流浪。那順烏日圖是誰?那順烏日圖的柔軟的手還能握住套馬桿嗎?那順烏日圖細膩的皮膚還能經得住嚴寒酷暑嗎?每當那順烏日圖用一個牧人之子的情懷,在婚禮上唱歌的時候,他十分清醒,知道這其實是一次消費,別人消費著金錢,他在消費著刻骨銘心的氣質。于是,順烏日圖決定回家,回到他生命的源泉之地,以一種嶄新的方式,守護綠色的家園。

我突然想起在來的途中,停車在天鵝湖邊上看天鵝的時候,身旁突然出現四個騎馬的牧民,一直跟隨著我們,彬彬有禮,但眼睛里全是警惕。一問那順烏日圖,果然,這是他發起的草原牧民生態保護行動的一個項目,為了讓棲息在天鵝湖的鳥類不守傷害,草原上的年輕人像阿媽一樣,天天環湖巡視。每當他們騎馬的身影走過,湖中飄逸的白天鵝毫不驚慌,兀自梳妝嬉戲,或許在它們的眼睛里,那騎馬的人們,是風景的一部分。

映照在玻璃上的紅色模樣經過窗紗有些模糊扭曲,趕上他抬頭便順其自然地落在眼睛上,稍起波瀾但并無大礙。他用寬大的手托住下巴去仔細品酌這個莫名其妙的闖入者,忽然想到自己手的質地,撫摸綴滿黑沙子的下巴,沿著稀疏游走到臉頰才體會到淡淡的光滑及少有的溫潤,不禁懷疑起自己到底能不能像其他人那樣給異性帶來溫暖。紅色模樣的東西倏然間多了數不清的腿腳,像某種蟲子那樣毛楞楞地爬行著,看得人不寒而栗。桌子亮著的電腦屏幕黑去,他趕緊移動按壓鼠標、鍵盤,似乎這樣的黑暗是生命的破滅,只有亮光才能維持才能獲得拯救。屏幕重新亮起后他才輕松下來,不想再看那毛毛糙糙且帶有濕潤的顏色,他心知肚明那是什么,不過就是頂在紅房子上面通電殘缺的字眼,剩下一個半字往下引讀可以知道應該是秋林二字,隱沒在漆黑里的字那就得靠猜測。在這里見到這樣類似于哥特式的建筑還真是稀罕,周圍基本全是平頂。

他討厭蔓延叢生的胡子無休止地生長,在鏡子里顯示得那樣真實清晰,每次洗漱他都恨不得殺掉鏡子里丑陋不堪的人,正是因為這些他才孤獨無聊寂寞,導致整個人萎靡不振,樓道里傳來樓管大叔一如既往的腳步聲,手里的大鐵圈上掛著的鑰匙好一陣響。起身到窗前看遠處塊塊明亮整潔的燈光,旁邊的桌上有煙,抽出根點著抽上幾口吞吐出的煙霧把惆悵擺動得很是好看,雨不知什么時間已經停了,清凌凌的空氣靜悄悄地流淌著,操場上有人在跑步,自然也有情侶甜蜜地散步。熄滅手里的煙頭,關掉依然空白的文檔及電腦,穿上外套拿上幾本能帶來安慰的書關了燈。對于已經很是輕微卻依然發出巨大的聲響的關門聲他無可奈何,就像面對眼下的生活一樣,他就是條淹死在水里的魚,明知這里見識不到大風浪心里還無限地憧憬,盡管這里有很多人尊重羨慕他,說實話他們越是這樣他就越別扭,懷疑猜測自己的身體到底能不能經受得起如此洶涌的波濤。出了辦公樓走在有路燈點綴的道路上,多少青春活力在前后左右縈繞,他在被抹殺在被比較在被控制,他身體里充滿了說不出的東西。

走了會兒抬眼往前看大驚,高低新舊錯落的路燈交織出昏黃白潔的色澤,高處雪白的光照通過枝葉落在地上,加之此時已然幽靜的環境,他小心翼翼地走入其中站在下面,白凈的燈光鉆過枝葉的縫隙落下,低層的昏黃加以氤氳如若再見此境不知要何時,他近來越發的明白那些細微之處的重要性,比如就拿蒸米飯來說,我們如今基本每日也吃但評判米飯蒸得如何的標準仍然很籠統,那天心情不好就到外面飯館吃飯,實則也沒什么胃口,服務員端來米飯他拿筷子撥動,顆顆米飯似精靈樣站得端直,他這樣的撥弄它們立馬搖頭晃腦甚至有捂嘴之狀的嬉笑,他觀察起來,要想蒸出渾然天成的米飯各方面的因素都不能少,水量、火候、鍋的質地、米的淘洗程度等等,看著對桌人狼吞虎咽地扒拉米飯筷子和碗碰撞得叮叮當當直響,哪里會吃出香味純粹就是填塞式的裝滿。一桌的人也勸說吃慢點,那人等不及地從服務員手里接過米飯繼續狂風席卷式地吞吃,咀嚼幾下留出說話空隙含糊其辭地說你也抓緊等會還得去北郊開會。他轉身環顧四周,沒有哪桌像他這般輕捻慢挑的,全是如那人樣,也許在高檔飯店會慢些不過估計也做不到他這樣細致入微的觀看。頭就那么仰著,不會有酸痛感反而越來越清爽自如,像是在海底看著游動著晶瑩剔透的空氣,燈光是水樹枝樹葉飛蟲是其中靜謐的精靈,不管下次何時出現只求當下快活享受,即使不能有李白的浪漫爽朗那也要活出自己。

就此種情景如果能在下面擺放個古樸的桌子放兩把藤椅做個讀書視頻豈不是很好,那也算是工作上的創新與出彩。等待學生們都回了宿舍熄燈后,偌大的空間徹底靜寂下來,兩人往下一坐桌上放上欄目名稱牌,對面架起攝像機,攝影師說燈光聲音全部就緒,他們就開始自然的聊天,對此書做自我理解式的解讀。聽見不遠處來了人,他就收回仰著的頭想要攝影師先停住等來人過去再錄,再看哪里有這些全是他一廂情愿的想象,來人過來他匆忙離開回到不大的房間,許會鍛煉鍛煉身體洗漱順便也拖拖地,躺下或坐著看會兒書就著白閃閃的燈光睡去。

他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的慵懶無力,總是想走進封閉少人的空間,在黑暗里他才能隨心自如的活動。如果說是習慣了黑暗又有些不準確,那為何晚上總是不關燈包括睡覺,他也問過自己甚至深究過緣由,起初說是習慣這樣糊弄糊弄別人還可以,但是對于自身卻無法交代。從何時起他開始了這樣的生活,他問遠方的家鄉問現在每日面對的高山峻嶺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本來睡的床太高就在網上買了行軍床樣式的低矮小床,睡起來確實能舒服些,可就在那晚他發現了驚天秘密,為看書借著燈光到床尾處趴著睡意上來也就那么與往日顛倒著睡了,但不多會兒他就出現了悠悠揚揚的幻覺,其實他也說不清楚那是什么,一陣是多人擁擠在公交車上一陣是商場里滿目喧嘩的顏色與聲音,家鄉黃土高原綠了,有兇猛的動物出沒,有狼正滿眼散發著綠光看著他,他的心在不住地高懸,直至猛地坐起醒來看著半開的窗戶久久驚魂未定,他用手搓揉幾把臉抱頭痛哭而且中間不住扇自己的耳光,持續到半夜為避免再次陷入此種境地便按正常的睡覺位置睡下,果然沒再出現那些奇奇怪怪的景象。

聽見手機鬧鐘不住地響他隨手關掉,不多久又響又關掉,約莫著時間已經被放到最大時坐起身,趿拉上鞋先上個廁所然后站在洗漱臺前,看著鏡子里頭發端奓著的人他露出諷刺不屑的笑,里面的人不被這些影響沉靜淡定面不改色地看著他,他尷尬地收起這些無助的笑拿起沾滿白沫的刷牙缸接好水,給牙刷擠好牙膏,沒刷幾下想起應該順便把水熱上這樣就能節省時間不用等待,帶著滿嘴白沫噙著牙刷拿壺接了水熱上,牙刷完壺里的水也熱得差不多了,倒在盆里洗臉。想鍛煉身體做些仰臥起坐拉拉胳膊可惜時間不夠了,先緊著換衣裳穿鞋如果有常余時間再做,不過他想是沒有的,時間擠在一起是什么形狀,是不是就像現在的他手忙腳亂,他思索過好多關于時間空間及人類之間的關系,每次到最后都是一團糟無所作為??葱优K就到洗漱臺前拿濕毛巾擦,臉盆里洗漱后的水上浮著層白沫,不知是皮膚上的污垢還是香皂的分解物,他說不清它們之間存在的關系,更說不清看不透它們誰中有誰,許就是混沌無需說清楚??囱蹠r間匆匆出門,來不及到餐廳吃飯也沒有如此習慣等中午吃。

青春活力涌滿道路,他像是殘破不堪的破舟搖曳著擺動著,跟隨躲閃著前行最后使盡力氣爬到辦公樓的臺階上,不歇息,一口氣到辦公室。進門就安全了,他放下懸著的心大喊幾聲,開了電風扇開燈到桌子前坐下,望著昨夜隱藏在夜色里鬼魅的燈光,那里聽說是農家山莊,里面各種設施齊全。進去就不用出來想要什么樣的消費都有。按開桌上的電腦屏幕亮起來,接續上昨天沒寫完的小說。

先去洗手間把昨天的茶水倒掉換上新的來維持體內水分及營養的平衡,看著片片浸泡過的茶葉忽然有些不忍心倒掉,想擺放在窗臺上讓它再次享受陽光雨露的滋潤,它的精華已經被水帶走,越想越有意思,之所以成為茶葉首先在合適的季節從茶樹上采摘下來,生長的過程中有陽光雨露霧氣同時也聽過鳥叫雷鳴等自然的好些人類聽得見聽不見的聲音,全部包含在葉子里。采摘回去倒在鍋里炒用雙手搓揉,鍋上含著的鐵柴薪的味道溫度及手上皮膚的感覺力道大小,最終裝在盒子里放在他面前,用水澆泡出一杯自然之水,喝下去,實則這是別致方式地吸取自然之美天地之愛。有同事過來洗手看他想得出神就輕聲問怎么了,他回過神來尷尬慌張地說沒什么。還沒到辦公室門就聽見手機響,開門進去剛好消停下來,他拿起看是家里打來的。把茶泡上思來想去還是回過去,雖然平時打電話來也沒什么事情,拿起手機撥號過去。

母親接起電話問吃過飯沒,他說吃過了問有什么事,母親說也沒什么事就是想把咱和鄰居那塊的水路做下,不知叫個匠人還是我們自己做。他說花點錢叫個匠人。母親說這幾年雨水多害怕把外面沖塌。他說那就做。母親說到了關鍵也是他比較擔心的,因為水路在和鄰居家的交界處過程中難免有沖突,他就給母親千萬安頓即使鄰居說什么也好商量,平平和和做起來就好。母親說那是自然。他之所以這么說是鄰居不好說話在村里強勢得很,父母很是和善他害怕爭執起來受傷。實則沒什么但作為父母輩他們一輩子就守護這么點地方,他們會用生命去保護。母親停頓會兒突然想起什么,激動地說前幾天村里來了些人到山上看了那兩個大石獅子說這是有千年歷史的文物,這個他在意,在家時就去過那里,每個石獅子有一米多高,盡管經過多年的風吹日曬模樣有些殘缺卻也依然保留了原先的些許模樣,看著甚是古樸,和現在加工那些很是不同它露著牙在笑眼睛睜著像猴子樣,半蹲著細致看一個爪子抓撓著肚膛,兩個就那么散亂在高高的千溝萬壑的山上,下面的石墩子也不知方圓,他當時就覺得其中必有緣故,可惜引不起當地重視,母親說人家要運走還要對那里進行挖掘,探測到下面還有東西。

他嘆息著說好吧。人類總想去探求神秘,去明白去知曉仿佛只有這樣才配得上人的稱謂?,F在這樣去解剖真是有些殘忍,好好的埋在地下也沒什么不好,這塊神奇的土地沒有人看得清也不需要人們看清,就這樣光禿揚塵漫天挺好的。掛斷電話他坐在椅子上思想得入迷,腦海里清晰地呈現出獅子模樣,它們在那里臥著似乎在對他笑,忽然有誰說你早就知道為什么不及時保護。他環顧四周沒有人,空空蕩蕩的山綿延著,天藍得透徹,其中站著的他不知這里是哪里,他說我人微言輕沒人聽啊。那聲音說,你給誰說過,你沒說過怎么就知道沒人聽。

它們本就屬于神秘現在要被揭露要被撕裂你沒責任?他從內心講也不愿意這樣,想就這樣保留著沒什么不好。他說,能告訴我這里當時的情景嗎?那聲音怒氣沖沖地說想得美無恥的告密者。這話說得沒來由,他哪里去告密了不過就是沒有保護再說也不知道怎么保護,當時想這么遠又在山上沒幾個人會注意到,誰成想他們太狡猾太精明被發現了,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景。一個黑影閃過繞著他不住旋轉,難以看清形狀眉目,不要為你們犯的錯狡辯,起初覺得你有良知現在看也不過如此,你走吧。他委屈啊,這都哪里跟哪里,他好想說這已經是個沒有隱私秘密的世界,天南海北不過幾秒就盡收眼底,是有無數的告密者監視者可他不是啊,他再想辯論卻啞口無言不知說什么好,說得越多越蒼白無力。獨自下山路上遇見幾只兔子躲在草叢里嘲笑他,再走,幾只帶胡子的山羊咀嚼著草悄無聲息地鄙視著他,頭也不往起抬。他忍受不住這些冷冷清清的蔑視,要去找那些人理論要拿到他根本不知情的證據。然后折返回來給它們看。窗外傳來嘈雜聲,起身去看原來是下課了學生們在樓道樓下走動。

看著樓下來來往往的學生,臉上掛著發自肺腑的嬉笑并且走著打鬧著,女孩漂亮的他不愿再看,男生帥氣的有些痞子氣,他心中橫著一根拿不開的木頭,這些都是追求無限娛樂的主,要動感的音樂要刺激的飲料說白了就是各種酒精飲料,不信仔細聽他們腳步踩出的聲音都是娛樂的,每個人都是虛浮的藝術生,名頭就像買一頂帽子輕而易舉地帶上,可如果真要做此領域的事情卻呆若木雞,不是不做是壓根就沒有用心理解藝術是什么,仔細說舞蹈怎么樣音樂怎么樣設計怎么樣等等,舞蹈是與天地共呼吸,陽光空氣皆加入進去,云門舞蹈結合太極結合老莊思想栩栩如生地演繹出生命生長命運等詞匯的本真。他難以改變目前的現狀,這只是他自己的理解,過道里走來走去的學生在磨砂玻璃上停留或閃過,他看著說不出話。這里面當然也有用心的可惜太少形不成改變的力量,如果控制不好也會被濡染會被淹沒。他坐下,陰沉沉的天還沒到晌午就有黃昏傍晚的感覺,看來不知什么時候又會下起雨,他沒帶雨傘,辦公室放著的傘也被同事拿走了,要不要回去取,不然下雨就回不去了。

正猶豫時有人發來消息,他點開看是讓把前幾天組織的活動寫個新聞稿,下班前發過去。說實話他對此種是排斥的,寫的新聞沒有新聞具有的要素格式無非就是稱贊歌頌,說大堆的好,起了高山讓所有人敬仰。為了生存翻找出那天拍的照片篩選一番,找出活動會議所有資料參考著寫,準備就緒沒寫幾個字就仰躺在椅子上看著悠悠轉的電風扇,只要通電打開開關就會嗡嗡轉不停,除非輸送電流的電線或風扇某個配件壞掉,否則就不會停歇無休無止地給人們涼爽,把空氣攪個天翻地覆。他看著看著大概是澀了眼睛還是有灰塵落下,豆大的淚珠涌出眼眶變成蟲子樣沿著臉頰高速下滑,問自己怎么了,他抹掉眼淚帶著紅鉆鉆的眼睛無以言說,手指摳著桌子邊沿眼淚又涌出,嗡嗡聲是哀鳴曲太傷人心,唱到了他心坎上,激蕩起千層浪,每天都有什么東西在逼迫著他不敢松懈,緊鑼密鼓地前進著唱和著笑著言說著,好多時候他笑得想放聲大哭,卑微得不如石頭不如樹木花朵,唉,怎么會想到這里,多少人在這個世界上活得不易,相比那些貧窮饑餓的人他現在還有什么不知足的,趕緊寫完新聞稿趕著下午下班前發過去。

我的營地在莫日格勒河夏營地(位于呼倫貝爾草原陳巴爾虎旗境內,牧民的傳統夏季牧場),沿著九曲回環的河道,河邊生長著大片的柳樹叢,茂密的柳樹叢可以抵擋風雪。在夏天,無數個羊群在這里一遍遍地掃蕩,基本上也剩不下什么牧草了。但是這里至少避風溫暖,馬群總會選擇在柳樹叢里流連。但是,馬群總在移動,在將雪層下剩下的僅有的一點兒牧草吃得干凈后,它們在夜里休憩,第二天早晨會緩慢而堅決地向前移動。在整個馬群離開之后,會在它們停留過的地方留下一些伏臥在地上的黑影。那些黑影在雪地里異常醒目。那是被留下的馬匹,它們被永遠地留下了。它們再也站不起來了,就那樣留在那里。它們也許是因為體弱或是衰老,在這個冬天,終于熬不過去了。這是整個北亞草原上最殘酷的淘汰,正是在這種環境下孕育出傳說中的馬種,可以熬過寒冬的都是最強悍的蒙古馬。

馬鞍結實漂亮,兼顧了實用和審美,我非常滿意。按照慣例,巴特爾師傅新制作的馬鞍,一定要讓馬鞍的主人找一匹馬將馬鞍放到馬背上騎乘一下,這應該也算是試用吧。大概是因為經歷了漫長的冬天之后春天終于到來,幾乎一個冬天沒有離開過自己狹小工房的巴特爾師傅心情特別好,正好也利用這個機會到草原里透透氣,見見朋友。巴特爾師傅家在新巴爾虎左旗的旗政府所在地阿木古郎,是個小鎮。若想騎馬,就需要進入草原。在小鎮里,我們是找不到馬的。還好,出了小鎮就是巴爾虎草原(巴爾虎部是蒙古族中歷史最為悠久的一支)。

看到這位大叔頗為艱難地彎腰從蒙古包的木門里擠出來,我確確實實受到了震撼。剛才我已經注意到,這個八個哈納(哈納:即蒙古包圍壁的木架)的蒙古包顯然是特制的,比一般的蒙古包要高出不少,門也相對高一些。但這位大叔仍然是從門里頗不容易地擠出來的。當他終于扶著包門站直的時候,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巨人。我的身高一米九,已經夠高了,但是這位大叔比我還要高一些,而且足夠強壯,他的胸腔厚度看起來足有我的兩倍。我估計他的體重在三百斤左右。盡管年事已高,但可以想象他年輕時的壯碩。

顯然,這馬已經被提前吊過(吊馬:草原牧人在賽馬比賽前,將馬拴起,不讓馬隨意采食草料,控制馬的食物攝入量,以保持體重,確保馬匹以良好的狀態參加比賽),狀態正好。我下馬重新緊過肚帶,再次上馬,然后催馬放開韁繩,讓馬沿著蒙古包前一片平坦的草場縱情狂奔。我騎著這匹紅色駿馬足足跑出去兩公里,一直沖上附近的一個高坡,才勒住韁繩。

想來這件事巨人大叔并不經常向人提起,他又喝了一杯酒,醞釀許久。那是他戰績最為輝煌的時候,在草原上沒有對手,每次參加摔跤,總會拿著頭獎回來,全鞍馬或?;蝰橊?。所以,當時他遇到這個陌生摔跤手的時候也并沒有太在意。但是,那一次他卻輸得很慘,被對方臉朝下摔倒在地。從那以后,他非常認真地訓練,還去錫林郭勒盟專門學習,此后,在摔跤場上,再也沒有被別人摔倒過。他后來參加了無數次比賽,一直希望能夠再有機會遇到那個摔倒他的人。不過,那個摔跤手再也沒有出現過,他就這樣整整等了五十年。他鄭重地請求我,如果有機會,一定幫助他打聽到這個人的消息。

巴特爾師傅也認出這是小狼。畢竟,除了制作馬鞍,年輕時他曾經是呼倫貝爾草原上極有名氣的牧馬人,在夜晚看護馬群的時候應該不止一次見過狼。在并不久遠的過去,呼倫貝爾草原上的狼是極其常見的動物。即使現在,冬天的時候,驅車往更深處的草原腹地而去,一天中總會有機會看到地平線上那疾行如風的黑色剪影。在我的虎口鉗住它脖頸的一剎那,這只小獸似乎立刻就順從了,身體重新又變得像剛才一樣軟弱無力。當然,這是野生動物的幼崽迷惑捕獵者的一種假象,一種迫不得已的偽裝,在捕獵者失去警惕的一剎那,它就會尋機逃跑。這么小的幼崽,它確實表現得太聰明了。

兩個年輕的牧人找馬時路過那里,他們下馬查看時,從牛的肚腹里突然跳出一頭狼,倉皇而去。想來當時母狼正在掏開的牛的胸腔里進食。我想,當時狼和牧人都受到不小的驚嚇吧。母狼逃跑之后,牧人就在牛的肚腹里發現了這只小狼??蓱z的小東西,當時大概正跟母狼一起在這肉的殿堂里大快朵頤,突然間母狼逃走,只剩下它,就被兩個年輕的牧人當作戰利品捕獲了。

在路上,我沒有冒險給這只小狼喂食或者喂水。在連續三四天的饑餓之后突然進食,它的胃腸馬上就會出現應激反應,胃腸發炎,最終導致整個免疫系統的失調。對于幼小的犬科動物,這是最可怕的。小狼其實跟小狗是一樣的,在幼小的時候,非常脆弱。

它表現得非常安靜,車在草原上飛馳碾過坑洼出現劇烈的顛簸,它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它太安靜了,我甚至懷疑它是不是已經因為饑餓和脫水而夭折,在途中休息時我小心地打開袋口查看。它縮在袋子的最下面,一動不動。我隔著袋子可以感受到它的溫暖和柔軟,只是因為我的觸碰,它的身體條件反射地變得僵硬,心跳的速度也在加快。顯然,它似乎只是剛剛睜開眼睛不久,甚至可能是因為突然進入人類的世界受到過多的刺激而有所反應,它不應該這么早睜眼的。我猜測,它不會超過十二天大。這就奇怪了,母狼一般不會帶著這么小的一只幼狼出來覓食。但是,那兩個年輕的牧人就是這樣講的,巨人大叔又轉述給我。至少,這種得到小狼的方式———從牛被掏空的肚腹中,就是想象也難以想象出來。如果仔細探究這兩個年輕牧人話語的真偽,比較接近實際情況的可能是,他們只是一時興起掏了狼窩,帶著小狼離開后又想起那些從小就聽老牧人談起的關于狼的禁忌———母狼會循著氣味找到小狼的所在,出于復仇的心理,一個晚上就殺掉牧人所有的牲畜。這種可能性讓他們為自己的冒失行為感到后怕。這是真實的恐懼,深藏于每個游牧人心中的最大的禁忌。游牧人,是與牲畜共命運的人,失去了牲畜也就失去了一切。最后,他們慷慨地將這只小狼作為禮物送給了巨人大叔。也許這位曾經無數次在摔跤場上獲得勝利的巨人大叔早已洞悉一切,卻并未跟兩個年輕的牧人挑明,他接受了這個禮物,然后又將它轉送給我。我這才想起,在將小狼送我之前,他一再跟我確認,我的營地是不是養有羊群。這是一位善良的巨人啊。我不是牧人,我的營地只有馬和駱駝,還有成群的猛犬,并不畏懼可能的狼群的侵襲。而且,我的營地距離大叔的牧場足有四百公里遠。我倒是真的希望母狼可以找到我的營地,這樣,就可以將這只小狼送還給它了。我沖了一碗羊奶粉,羊奶的顆粒小,幼犬更容易吸收,我一般將羊奶作為母犬乳汁不夠充足時給幼犬的輔食。在羊奶溫度適合之后我把碗放在紙箱里,它并沒有一點兒嘗試的意思,只

老友部落酸菜魚品牌VI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6

老友部落自2016年起至今已在全國范圍內擁有147家門店,經過多年餐飲行業的深耕在業界享有極高的口碑。老友部落主打酸菜魚米飯,將傳統酸菜魚大菜小做,快餐的形式大餐的味道。

Read more
刁饞一鍋鮮餐飲品牌定位全案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5

檢驗定位,就是要符合顧客的心理感受,建立顧客對品牌的心智認同感?;谄放谱陨怼盁酢钡膶傩?,以“燉”貫穿整個品牌,也基于品牌營銷用語、歡迎用語、上菜用語。

Read more



180 0201 6608(戰略總監胡思先生)

;
TOP

掃描二維碼 信息隨身看

掃描二維碼 加微信關注

分享

QQ客服

免费aa片在线播放高潮_深夜a级毛片免费视频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最新75_日本隔壁放荡人妻完整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