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二維碼

一鍵保存聯系

總監信息

掃描二維碼

一鍵添加微信

總監微信



點擊查看更多案例

——

天津vi設計
天津vi設計
2021-06-11

這只小狼的運氣不錯。這個季節本來已經過了草原上牧羊犬的哺乳期,狗崽一般都已經滿月出窩。也許是因為今年冬季特殊的情況,我營地的一頭蒙古牧羊犬(蒙古草原牧區大型原生犬種)天津vi設計產崽的時間很晚,我想也有可能是它意識到寒冷的到來,推遲了發情和受孕的時間,這應該是一個物種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自我保護的正常自然反應吧。這頭牧羊犬一共產下了九只狗崽,我算了一下,正好十三天。這些小狗的大小跟小狼差不多,也是剛剛開始睜開眼睛。

這頭叫作刺猬的牧羊犬也算得上是模范的雌犬了。它來到我的營地已經六年了,每年都會生下一窩小狗,每次不多不少都是九只,所有的小狗全部成活。與其說這是個奇跡,不如說它是一個極其盡職的狗媽媽。在它來到營地的第三年,它剛剛生產不久,營地里另一頭也是剛剛產下五只小狗的母犬突然因病死去,迫不得已,我只好將那只母犬的五只小狗也拿給了它一起哺乳。一共是十四只小狗,刺猬充分地發揮了自己強悍的母性,將它們全部哺育成活。

也是因為這一點,我才想要做一次嘗試,刺猬能夠接受并非自己親生的幼犬,但是,至于一只小狼,我卻無法推測它是否能夠接受。這是一件相當冒險的事情,狼和犬,自從它們在一萬五千年前分道揚鑣之后,天津vi設計就因為各自為之守護的一切而不可避免地成為針鋒相對的仇敵。狼固守荒野,在饑寒交迫時會偷襲人類的牲畜,而犬被人類馴化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這些牲畜。

母犬的產房是一個帶有隔斷的塑鋼板房,一米八高,看到我彎腰進入,刺猬立刻起身,走過來跟我打招呼。除了我,沒有人可以接近它的幼崽。剛才正擁擠在刺猬腹下熟睡的一堆狗崽因為突然失去母犬的庇護而被驚醒,它們哼哼嘰嘰地叫喚著向群體的最中間擠進去,顯然,那里最為溫暖。九只小狗,六只如同刺猬一樣是最標準的蒙古牧羊犬的毛色———四眼棕黑色,另外三只是黑色,與公犬的顏色一致。刺猬充足的乳汁給予它們橢圓形的肥胖外形。我蹲下身,從小狗的身下抽出一把有些潮濕的墊草來。

回到房間里,我就用這把被小狗的尿和奶漬浸濕的草,在小狼的身上仔細地涂抹,上上下下,就連爪子縫都沒有放過。然后,我將小狼揣在懷里,再次進了犬舍。刺猬沒有想到我會間隔這么短的時間再次回來,但是犬對于主人永遠擁有不會消退的熱情,它起身相迎。我只是用手輕描淡寫地撫摸了一下它的脖子,不敢觸碰它的鼻子,生怕它嗅出陌生的氣味來。

我注意到小狼盡管似乎迅速地融入到狗崽當中,而且也蘇醒般地立刻進入狀態,拼命地向前擠,想在這些比它肥壯很多的狗崽的縫隙里頂出一條道路來,獲得吸吮乳汁的機會。這個環境讓它誤以為自己重新回到了母狼的身邊,與自己的兄弟姐妹們在一起。

不過,顯然它的力氣不夠大,無力與這些奮勇爭先的狗崽們抗衡。我有些著急,直接將一只正叼著乳頭狂吸的幼犬拉了下來,然后將小狼放了上去。它一口叼住了乳頭,簡直是我無縫的銜接。小狼和小狗一樣,它們在哺乳期,口腔和舌頭一直是保持一個吸吮乳頭的圓形,只要它們吸住,想要拉下來確實不太容易。

我拿開的那只小狗顯然是這九只狗崽中體型數一數二的,因為突然失去了特權,它憤憤不已,發出了一連串悲傷的怪叫。刺猬立刻聽出這聲音不對,想要扭頭查看,我安撫它的同時,直接又把另一只小狗從乳頭上扯下來,然后將這只怪叫的小狗放了上去,它叼住了乳頭也就不再出聲。而后來被我從乳頭上拉下來的這只小狗,顯然已經吃飽了,肚子早已經撐得溜圓,它沒有像剛才那只小狗一樣因為不滿而發出刺耳的哀鳴,而是心滿意足地癱躺在刺猬的兩條前腿之間,迅速地進入飽食之后的第二個環節———昏睡。小狗就是這樣成長的,每當它們吃飽之后一覺醒來,就長大了一些。

小狼正兇猛地吸吮,這劇烈的動作似乎讓母犬感覺非常受用。但它在嗅這只小狼時感覺到一點兒異樣,抬頭看我。我再一次抱住它的頭,揉搓它的下巴和耳后,希望可以再次分散它的注意力,忘記剛才的疑慮。而此時,那只被我挪到一邊的小狗已經爬回來了,顯然另一個乳頭并不能讓它滿意,泌乳量達不到它的要求。它執拗而倔強地蠕動著爬了回來,推擠著身旁的其他小狗,這次,它選擇的位置是在小狼的左邊擠入。但是,小狼叼得太緊了,它拱了很久,卻仍然沒有將這個原本屬于自己的乳頭爭搶回來。小狼在叼住乳頭那一剎那就恢復了強悍。此時,這乳頭似乎已經成為它身體的一部分,它死死地嘬住,無論如何不再放棄。它幾乎是不喘息地吸吮著,有乳汁從它的嘴角溢出。

我又擠了一點兒刺猬的乳汁涂抹在它的身上,之后,把手伸到刺猬的口鼻處,撫摸完之后再撫摸這只小狼。然后,我又摸遍了每一只小狗,再重新撫摸它。我想,現在它已經完全充分地被這犬舍中的氣味覆蓋了。即使它是狼,或者說曾經生活在狼的環境中,但至少它被帶離狼的世界已經有三四天了,人類的氣息覆蓋了它身上那原本屬于狼的荒野的氣味。此時,即使它身上還有一些狼的味道,也已經被削弱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大概就是人類世界的力量吧。

終于,輪到了這只小狼。最初,刺猬在開始舔舐它的時候,它還有些不情愿,此時乳汁對于它顯然更有吸引力。終于,它似乎意識到什么,這也許是本能吧,我不太清楚它這幾天是不是吃過食物,有沒有排過便。不過,此時母犬溫暖的舌頭解決了一切。刺猬在舔舐它的時候沒有任何遲疑,而小狼也終于松開了乳頭。它順從地仰躺,露出腹部,在犬類的世界里,這是臣服與歸屬的姿勢。它的肚腹可怕地脹起,不過,應該沒有什么問題,狼與犬同祖同宗,無論如何它都可以消化犬的乳汁。在經歷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旅程之后,這只小狼相信自己又回到母狼的身邊,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在一起。還好,它足夠小,如果再大一些,恐怕就算母犬可以接納它,它也會拒絕融入這個犬類的團體吧。

其實,從第一天開始,小狼就已經霸占住了最大的那個乳頭。它幾乎不太睡覺,每次我去犬舍查看的時候,它都死死地叼著來之不易的乳頭,生怕被別的小狗搶走。那些乳汁一點兒也沒有浪費,營養就是這樣不斷地進入它的身體,供應它機體生長的需要。在我的營地,哺乳期母犬的喂養特別精心,所以,母犬的乳汁總是足夠充足。刺猬每天都會得一盆拌好的犬糧,里面加了足夠多的鈣粉,防止因為哺乳而缺鈣。另外,還有一大塊十公斤左右帶骨的生肉,任它自由取食。畢竟在剛剛過去的寒冷的冬天,草原上有很多凍斃的牲畜,游牧人是不食用未經宰殺的牲畜的,所以,這些就可以成為牧羊犬最好的食物。

我大聲呼喝,將靴子探到它們身下,然后用力上挑,終于將它們分開。小狗立刻逃向刺猬,而小狼卻在后面緊緊追趕。我擋在中間,迫不得已,象征性地輕輕踢了它一腳,它竟然惡狠狠地回頭在我的靴子上來了一口。還好,它幼小,卻也在我的香牛皮靴子上留下了幾道細小牙齒楔劃的白印。也是因為這是小狗,噢,小狼和小狗的爭斗,我才會這么做。如果成年的兩頭猛犬咬在一起,要想分開它們,一定要極其謹慎。直接伸手或者伸腿過去,它們在撕咬時會以為是受到攻擊,會毫不猶豫地還口。

被我解救的小狗似乎也從剛才的狼狽中醒過神來,正是最大的那只小公狗,它也跟其他的小狗一起吠叫、佯裝攻擊,大概是要讓自己忘記剛才被完全碾壓的窘態吧。當然,它也只是跟其他小狗一樣虛張聲勢地吠叫罷了,顯然剛才尷尬的境地讓它心有余悸,隨后,不知道是哪只小狗在狂呼亂叫之后突然間感到饑餓,直接跑到刺猬的身邊開始吸吮乳汁。這像是一個集合的號角,所有的幼犬于是就此放棄了自己剛才要搶奪肉食的使命,一起沖向刺猬。

狼是動物中的兇猛殺手,似乎沒有什么動物是它們的對手。它們制造無數殺戮事件,將很多動物置于血腥死亡之中。一次,有幾只兔子發覺一群狼正向它們所待的地方奔跑過來,便倉皇向一片草叢逃奔。一只兔子因為太過于慌亂,在躍過一塊石頭跳下時,落入了幾根荊棘中,它意欲掙扎出來繼續逃命,不料荊棘在它身上越纏越死,使它無法掙脫出去。它恐懼得亂蹦,狼群跑過來后,一只狼伸出嘴將它咬住用力一扯,便將它扯出了荊棘叢,然后又一揚頭將它甩給另兩只狼,那兩只狼將它按在地上撕成兩塊,邊跑邊吞噬進了肚子里。它們是在跑動之中做完這些的,狼群沒有為此停頓,轉眼間便穿越出很遠。

但如果換一個角度看狼,會不會看到狼身上軟弱的一面呢?另一件事同樣也與兔子有關。有一只兔子被狼追趕得無路可逃,眼看就要喪命于狼的利牙之下。于是它轉身逃向一片枯樹林,狼向它撲下去時,它巧妙一躲,一根豎立的干枯枝便一下子刺入了狼的肚子里。兔子很聰明,知道僅憑逃竄是無法躲過狼的,所以它巧妙利用干枯枝讓狼上當。那根干枯枝很尖利,一下子便將狼刺穿,它像是被掛在那兒似的無法再動。狼發出粗啞的嗥叫,但卻無法掙脫。幾天后,一位牧民經過那兒,看見一只狼掛在枯樹上,有幾只老鼠在它身上跑上跑下。他頗為驚奇地上前一看,才看清狼被一根枯樹枝刺穿,傷口的血已結為黑塊。他斷定它已經死亡,便將它從枯樹枝上抽了出來。牧民們平時恨狼,但此時他覺得這只狼挺可憐的,便挖出一個坑將它埋了。

這只狼在這場大雪下起時,不慎與狼群走散。當時,狼群要爬過一座山岡,去一個山谷中避雪。這場雪下得太大了,所有的樹上都積了雪,看上去像是每一棵樹都在舉著一個大雪球,如果舉不住了,掉下去會把雪地砸出一個大坑。而荒野上的樹、草叢、小河、石頭、溝壑等等,都已被大雪覆蓋,只露出隱隱約約凸凹的形狀。

狼不喜歡這樣的天氣,往往會遷徙到風小和雪薄的地方去。這只狼走在狼群的最后,它隱隱聽見身后有什么聲響,便警覺地回頭張望,以防有什么襲擊它們。但身后什么也沒有,除了密集飄落的雪花外,四周所有的東西都像在沉睡似的一聲不響。它覺得這種安靜有些反常,便又向遠處觀察,但遠處同樣也沒有任何能動的東西。

它有些納悶,轉身繼續上路。但狼群卻早已翻過山岡不知去向,雪地上只留下它們雜亂的瓜印,它無論如何是追不上它們了。它急躁地嗥叫幾聲。它的聲音很大,樹上的積雪顫動著落下,隨后便又復歸平靜。

無奈,它獨自上路,向山后的峽谷走去。與狼群走散讓它有些失落,但它又明白,必須盡快找到一個避風且少雪的地方,才可以熬過寒冷的夜晚。但它的運氣不好,走了一天都沒有找到避風且少雪的地方,而且因為迷失方向離山谷和樹林越來越遠,最后居然走到了一個村莊邊上。村子里有狗,發現它后汪汪大叫著撲了過來,它趕緊轉身往回跑,地上的積雪被它的四爪踩得漂起了一層雪浪,直至跑了兩個多小時后才停了下來。狗因為它的速度太快而早已放棄了追逐,但它不敢停留,少頃之后又向前跑去。

天黑后,它在一條河邊停了下來?,F在已沒有危險,它可以喝一點水,休息一下了。如此緊張地折騰了一番,它確實已經很饑餓了,但眼前只有河水而無食物,它只能先用水來解決干渴,至于饑餓,只好先忍著。它將頭伸入河水中長飲一通,才感覺舒服了一些。喝了水,它接下來面臨的是去尋找一個適于安身的處所過夜。在如此寒冷的大雪天,它必須找到暖和的地方才能熬過夜晚。

它打算去河對岸的樹林中碰運氣。它以前在這樣的天氣中曾遇到過樹洞,鉆進去后發現居然無比暖和,以至于一覺睡到了天亮。河對岸既然有樹林,就一定有樹洞。這樣想著,它內心升起了一股溫暖,四爪似乎也有力了很多。

但它涉水走到河中央時,突然想起明天早上黃羊會來到河邊喝水,那可是好機會,何不在此潛藏,等到明天早上咬死一只黃羊。按它目前的饑餓程度,再過一兩天便無法再撐下去,所以盡早解決食物才是上策。黃羊其實在秋末就上山了,但它們沒有雪豹高傲的心性,爬到半山腰后便隨意選一個避風的地方待著,再也不想走動一步。但大雪會讓黃羊變得焦慮,并經常下山到河邊喝水。這只狼正是掌握了黃羊的這一習性,才把它們作為襲捕對象。

它返回到剛才喝水的地方,判斷出黃羊明天早上必然會經過的地方,然后挖出一個雪坑,悄悄臥下身子,任大雪一層又一層地將自己覆蓋。它必須讓大雪掩蓋住自己,才能出其不意地襲擊黃羊。

它為此熬過了一個漫長的夜晚,大雪將它掩蓋得不露一絲痕跡。早晨,黃羊們紛紛向山下走來。黃羊們有潔癖,在一場大雪后必須要找到干凈的水才肯飲用。狼對黃羊的習慣熟爛于心,所以要利用這一機遇達到它的目的。黃羊們從狼身邊走過,狼看中了一只肥碩的黃羊,一躍而出將它按倒在地。黃羊們驚嚇得四散而逃,雪地上留下了混亂的蹄印。很快,就有飛濺的鮮血灑到了這些蹄印上,綻開成幾朵駭目的紅花。狼咬死了那只黃羊,撕扯開它臀部的肉吞噬掉,然后拖著它的尸體向遠處走去。它深知在這樣的天氣必須要儲食,即使有再多的食物,也要留下一些以俟下頓。

因為沒有明確的方向,它無意間走入了一個冬牧場。冬牧場與夏牧場不同的是,牧民將牛羊都趕回來,用草料喂食它們過冬,人則住進冬窩子,整整一個冬天都不再遷移。這只狼發現了牛和羊,它動心了,決定偷襲一次再走。狼往往都在夏天的牧場上偷偷撲向牛羊,在冬天則很少能碰到牧民和牛羊。這一意外發現讓它內心涌起某種沖動,想通過這次偷襲在狼群中建立威信。為此,它潛藏在牧場邊的樹林里苦苦等待,挨過一番艱難之后,終于等到了一個機會———有人趕著牛去河邊喝水,那條河離人居住的冬窩子很遠,它在河邊剛好撲向牛撕咬,等人趕過去,它早已將牛的內臟扯出拖走了。

人和牛慢慢向河邊走去,這只狼則繞開牧民的視線,快速到達河邊,在一塊石頭后隱藏起來。牧民不會想到,有一只狼正在等待時機要撲向他的牛。狼在牧民心中更多的是兇殘狡猾的固定形象,人與狼相遇也更多的是在夏天。所以,在冬天,尤其是在下大雪的冬天,他們覺得狼是不會來的。牧民因此對冬天的狼不屑一顧,他們說,狼在冬天都變懶了,在挨餓,等待著開春找吃食呢!狼在開春乃至夏、秋兩季為啥那么兇,就是在冬天餓的嘛。所心說,狼也沒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些狼嘛,就那么個事情,簡單得很嘛!有時候,牧民甚至會用蔑視狼的心態來看待狼。他們說,每個人都說人怕狼,其實呢,狼也怕人,狼即使成功咬死羊啃食時,也小心翼翼,害怕人投毒。至于人和狼的關系,除了牧民們常說的情景外,還有一些較為人性的說法。有一位牧民曾說,在阿爾泰牧區有不少人能聽懂狼語,狼嗥叫幾聲,他們就能聽明白那里面是什么意思。在放牧的時候,如果看見狼在對面山脊上出現,他們就朝狼喊出一種聲音,狼聽到后就會離開。人懂狼語,可能與游牧生活長期的觀察有關。但人卻不懂狼的眼神,有一次,一位牧民正在走路,突然發現一只狼蹲在一塊石頭上專注地看著自己,他慌了,轉身便跑。他不明白一只狼為何那樣看人,但恐懼卻讓他下意識地選擇在第一時間內逃跑。這件事的答案在狼心里,人永遠都不會知道。后來,他又遇上了那只狼。在看見它的一瞬,他想起它上次注視自己時的神情,他覺得它會認出自己,會像上次一樣投過來專注的眼神。那一刻,他有些緊張,但因為他背著槍,所以打算等它走近后便開槍。但那只狼卻毫無懼色地揚著頭從他身邊走了過去。他一下子失落到了極點,緊張的期待和意外的失落,使他更是如墜云霧,愣怔半天回不過神來。

現在,這只狼將為牧民制造一次意外事件。它趴在石頭后面耐心等待。它斷定牧民一定會放松警惕,讓自己得到一個好機會。

牛群走到河邊,將頭伸入水中開始喝水。牛需要喝很多水才足以解渴,所以它們長久都不將頭抬起,邊喝邊從鼻孔里噴出氣息。那位牧民因難挨冷凍,在河岸邊不停地跺腳。狼覺得他在這么冷的天氣里挨不了多長時間,過一會兒就會跑回烤火,只要他一返回,它就可以撲過去咬牛的睪丸或喉嚨,在計劃的時間內達到目的。

牛喝完水后,在河岸邊用嘴拱開積雪,在尋找著里面的什么。原來,牛發現了凍土中的草根,它們用嘴呵出熱氣,扯出土中的草根咀嚼。這是一種無比艱難的覓食,它們往往要費很大的勁才從土中扯出一截草根來。大雪覆蓋了大地上的一切,對牛這樣的食草動物來說,從土中扯出一截草根來咀嚼,不失為難得的享受。

牧民覺得??梢栽谶@兒吃半天草根,便急匆匆地返回冬窩子去烤火了。他一邊跑一邊嘴里嘟嚕個不停,早知道你們要吃草根,我就不等你們了,在剛才等你們喝水時把我凍壞了。這樣的天氣很少有人出來,整個冬牧場空蕩蕩的,似乎所有的生命都穴居了起來。那位牧民之所以獨自返回,放心地把牛群留下,是因為河岸邊的凍土中有不少草根,牛群可以吃到傍晚。牛是記憶力最好的家畜,不論走多遠,都能準確無誤地返回主人身邊。那位牧民對此頗為放心。

它盯準了一頭高大健碩的牛,因為它的肚子圓鼓鼓的,其內臟一定很豐富。它準備趁那頭牛不備,撲過去一口咬掉它的睪丸。牛的睪丸是致命所在,曾有狼將一頭牛的睪丸一口咬掉,那頭牛頓時血流如注,疼得在原地打轉,不一會兒便倒地而亡。狼對付牛這樣的大畜時,無力與它們拼斗,所以便使用攻其致命處的辦法,使它們喪命。

在牛背上一動不動的這只狼,現在就是一個失敗者,而且還面臨著生命危險。牛發覺無法把背上的狼甩下來,便向冬窩子方向跑去。牛的意識很清醒,既然你趴在我背上不下來,那我就把你馱到主人跟前,讓他們來收拾你。狼不知道牛已經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仍死死趴著不動,任由牛馱著它往冬窩子方向跑去。牛跑得太快了,狼只覺得雪地在牛的四蹄下閃著白光向后移去,它更不敢向下跳,在呼呼的大風中閉上了眼睛。

這時候,那位牧民正要去找牛群。天又開始下大雪了,而且還刮起了風,這樣的天氣極易起暴風雪,必須把牛群趕回來才穩妥。他剛走出冬窩子,便看見他的一頭牛飛奔著跑了回來。它跑進牧場后,并不回到牛群中去,而是直接跑到了他面前。狼驚恐地嗥叫一聲,從牛背上跳下,試圖逃出牧場。剛才因為牛跑得大快,它不敢跳下,現在牛停下了,它才發覺情況變得更糟糕,原來牛把自己馱到了有人的地方,意欲借人之手把自己打死。它內心生出一股對牛的恨意,亦生出一股已身陷險境的屈辱之感。它隱隱約約感到不安,但它心性剛烈,不屈于就如此上當,如此喪命,它要沖出去。

牧民們一直都想打狼,但卻苦于沒有機會。今天的這只狼送上門來了,豈有不打之理?但他們覺得它已被鐵絲拴住,倒不用急著把它打死,看看它會如何熬過被拴住的日子,它身上的兇殘之氣會怎樣一點一點喪失,最后再絕望而死。牧民這樣的想法實際上是出于一種虐狼心理,狼給人制造了很多痛苦,但人一直沒有辦法收拾狼,時間久了,人便在內心恨狼,希望能有機會打狼,以解憋屈之氣?,F在好了,終于可以在這只狼身上解氣了。

議論了一番狼,他們又把話題轉向了今天的這頭牛身上。牧民們覺得這頭牛真是聰明,把一只狼馱到了有人的地方,讓它無法逃脫,只能等著被人打死。就在下這場雪之前的一天,有一群狼進入一個冬牧場,對羊群侵害了一番。那群狼很厲害,它們圍住羊群嗚嗚嗥叫,羊群聽到它們的叫聲驚慌失措,四散而逃,這樣便正中狼的下懷,它們撲上去將早已瞅準的羊咬死。入冬了,牛羊轉場走了,動物也大多去了河谷一帶的溫暖之地,所以狼在這時候像瘋了一樣到處尋找獵物,碰到冬牧場的羊后,便無論如何要咬死幾只拖走。

到了后半夜,一群狼悄悄接近了它。是它走散的那群狼。它們其實一直在尋找它,無奈風雪太大,找不到它的任何蹤跡?,F在聽到了它的嗥叫,便迅速向這個冬牧場跑了過來。它的嗥叫起到了作用。狼的嗥叫在很多時候是在向同類傳遞信息,據經驗豐富的牧民講,狼的聽覺在動物中獨一無二,它們隔幾座山都可以聽到同類的叫聲,并能夠準確判斷出同類所傳達的信息內容。所以,這只狼在被囚禁后便不停地嗥叫,期望同類能夠來解救它。它的運氣不錯,它走散的那群狼聽到了它的叫聲,并判斷出它處境危險,所以便來解救它。

程端端賭氣地放下碗筷,不吃了,餓死得了,看他們上哪兒再去找我這樣的乖兒子!唉,真是100乘以99倍的委屈,同樣都是人,班級里的同學幾乎每個人都報補習班或者特長班,比如陳東上的小提琴班、劉娜上的古箏班……至于那些英語數學作文等補習班家長們更是爭先恐后地讓自己的孩子上,唯恐孩子因為沒有補習成績落到人家孩子的后邊。就連父母都賣菜的小果也報了作文補習班。周一同學們之間的問候語都帶著大補的特色:“你吃的是小灶還是大灶?”“我可吃不起小灶

其實程端端心里明白,父母只是在為自己找理由,真正不想讓自己報班的原因就是怕花錢。因為程端端母親在鐵路醫院的洗衣房做臨時工,而當工人的父親去年在工地干活摔斷了一條腿,還沒好利索,現在還拄著雙拐走路,因為沒有錢安假肢,一條褲管像吊死鬼一樣在老程的屁股下每天晃蕩著,別說是干活,目前生活能自理已經是不錯了。所以如果不是有兩間門面房出租還有點收入,家里的日常生活估計都很難維持。

程端端家的房子在兩條小窄巷子的交匯處,雖然正面對著鐵路,每天要享受轟隆隆的火車聲音,但正處在人流相對集中的地方,房子雖然很破,卻是做了一輩子鐵路工人的程端端的爺爺留給程端端父親唯一值錢的財產。房子是兩間正房外加兩間門面房,程端端一家原來住門面房的,正房是爺爺奶奶住。前幾年爺爺奶奶相繼去世,程端端一家就搬到正房里,把空下來的兩間門面房騰出來租了出去,租給了來自外地的一家人。這家夫婦很能干,住一間,另外的一間竟然開了一個小菜鋪。這家的孩子是個女孩,叫小果,正好和程端端同齡,這兩口子也真能耐,一個賣菜的竟然把孩子插到了程端端就讀的那所公立的鐵路小學,而且就和程端端一個班級。就憑這一點就讓端端的父母對小果的父母刮目相看,周圍居住的那些沒有本地戶口的鄰居,他們的孩子全都進的是附近那個又臟又破的打工子弟學校,嚴正芳常常跟老程說:這兩口子不能小看,挺有活動能力的。

只有程端端才明白,不管小果的父母多能干,不管他們的日子比自己家好多少,不管小果學習有多優秀,在媽媽嚴正芳的心里他們永遠都低老程家一等!不因為別的,就因為他們的戶口本上扣的是外省公安局的戳。也沒有一本那紅艷艷顯示著家庭真正實力的房本本!媽媽嚴正芳站在他們的面前永遠都有優越感。關于這一點似乎小果的父母也十分清楚,所以他們在洗衣工嚴正芳面前永遠的點頭哈腰,永遠的畢恭畢敬,這一點讓嚴正芳很是滿意。

隨著時間的拉長,嚴正芳對小果父母的印象越來越好,私下里總跟端端的爸爸老程絮叨,說你看看人家小果的媽媽,雖然只是個賣菜的,但你看看人家多會穿衣服呀,多會打扮自己,每天都穿著那么好看的衣服站在菜鋪里賣菜。這些話在老程聽來,還有另外一層意思,那就是:你看人家小果的爸爸多疼老婆呀!多舍得錢給老婆買衣服呀。老程也話里有音地敲打嚴正芳說,是呀,你看看人家雖然也干粗活,但永遠發絲清新,指甲干凈,鞋子上永遠沒有污點、衣服上也沒有褶痕。眉眼還用細細的眉筆畫得很是精致,一點都不像個賣菜的,倒像是一個公司的小白領,和咱家附近那些邋里邋遢做小買賣或者干粗活的女人們形成了鮮明的對照。老程的幾句話一說完,氣得長相粗糙穿得也隨隨便便的嚴正芳直翻白眼,就對端端說:“你看看你爸爸對人家小果媽媽觀察得多仔細呀!”

小菜鋪一紅火,嚴正芳就有點眼饞,眼看著人家每天大把大把地進錢,而自己的家卻守著個金飯碗過著要飯一樣的窮日子。想到這些嚴正芳的腸子都快悔青了,后悔當初簽合同的時候人家小果的媽媽要簽兩年,但自己非要簽五年,否則就不租。之所以一簽就是五年,當時的嚴正芳心里是有一本賬的,房子又爛又破,花錢收拾又舍不得錢,而且門和窗戶正對著鐵路,人在床上睡覺好像火車就在床頭上轟隆隆地跑,有好幾家租了都沒住夠滿月就走人了,好不容易有個相中的客戶,不把合同簽得時間長點,又跑了怎么辦?

從老程把腿摔壞在家閑下來的那天開始,嚴正芳就每天盤算著把小果一家趕走,自己進點菜讓老程在家里賣菜,但她的熱情總是被老程給一次次澆滅:“你就算了吧,你天天都吃不花錢的菜,何況人家還給你長了租金。你以為他們掙點錢容易啊,天天黑燈半夜的出去批發菜,何況租期沒到就趕人家,多不好!”

日子就這樣在嚴正芳又嫉妒又矛盾的心情中流逝著,轉眼兩年就過去了,洗衣工嚴正芳前幾天在醫院下了崗,其實也談不到下崗,因為嚴正芳的工作本來就是一個臨時工,是街道照顧他們家,幫忙找的,現在人家醫院把她給開了,理由是洗衣完全自動化了,用不了那么多人。所以嚴正芳就想自己用門面房開個水果店。

還沒等嚴正芳和小果的父母談這件事情,忽然聽說了可能要拆遷的事情,嚴正芳和老程一下子覺得天也寬了地也闊了。所以嚴正芳昨天中午特地炒了兩個菜慶祝了一下,但是當老程下午從外邊回來,家里的天立刻陰下來了,因為老程下午去街道辦事處,聽街道主任說如果將來拆遷租住戶也能有補償,而且還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晚上,兩口子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我悄悄問街道主任了,如果拆遷,給出租戶的補償是按著合同上的租期算的,他們租咱們的房子還有三年到期,按他們每年5萬的賣菜收入計算三年也要補償15萬的,不過拆遷的事情時間還沒確定下來,也許一年,也許兩年,所以補償費用到時候也許沒那么多?!薄澳阏f當初誰都不租的破房子,小果媽媽怎么就相中了呢?你說這小山溝來的人就是會算計!”“一年前你摔了腿我就說趕走他們咱們自己開店,你是死要面子還講什么良心,現在可好,馬上要拆遷了才趕人家走,好像咱們要占人家便宜一樣!不過,如果把他們趕走,我覺得不是沒有借口和道理,因為當初租的時候,小果的父母只說是居住,并沒有提什么開菜鋪的事情,結果住進來以后卻開成了小菜鋪,這就屬于他們違約

老友部落酸菜魚品牌VI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6

老友部落自2016年起至今已在全國范圍內擁有147家門店,經過多年餐飲行業的深耕在業界享有極高的口碑。老友部落主打酸菜魚米飯,將傳統酸菜魚大菜小做,快餐的形式大餐的味道。

Read more
刁饞一鍋鮮餐飲品牌定位全案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5

檢驗定位,就是要符合顧客的心理感受,建立顧客對品牌的心智認同感?;谄放谱陨怼盁酢钡膶傩?,以“燉”貫穿整個品牌,也基于品牌營銷用語、歡迎用語、上菜用語。

Read more



180 0201 6608(戰略總監胡思先生)

;
TOP

掃描二維碼 信息隨身看

掃描二維碼 加微信關注

分享

QQ客服

免费aa片在线播放高潮_深夜a级毛片免费视频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最新75_日本隔壁放荡人妻完整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