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二維碼

一鍵保存聯系

總監信息

掃描二維碼

一鍵添加微信

總監微信



點擊查看更多案例

——

天津品牌設計
天津品牌設計
2021-06-11

2011年,我寫長篇小說《血朝廷》,對庚子年逃難路上的慈禧陡升“惻隱之心”,讓她在遭遇兵匪搶劫之后號啕大哭。整部小說,我覺得這是自己最滿意的一段。我相信,在歷史中,天津品牌設計她可能從未獲得這樣發泄和傾訴的機會。他們帶著各自的傷痛和無盡的遺憾,坐在我的面前,或許,今日的筆和鏡頭,給了他們一個自我救贖的機會。

我曾無數次地走進故宮的大門——以游客、朋友,或者作者的身份進來,有時會在李文儒先生(時任故宮博物院副院長)的辦公室里暢談至深夜。我喜歡故宮的氣息,喜歡它厚重的滄桑感和不可侵犯的莊嚴感。因為與李文儒先生相熟,我參與、策劃了故宮的一些活動,這使我在進故宮博物院工作以前,就有幸走過了故宮的角角落落,其中包括不少“故宮的隱秘角落”。那時故宮博物院的“百年大修”工程開始不久(該工程起于2002年,將于2020年結束),許多地方還是“荒草萋萋”,這使我有幸目睹了故宮被修葺一新之前的模樣。很多年后,我在《故宮的隱秘角落》一書里寫下這樣的話:

“站在個人立場上講,我不愿意看到所有的殿宇都修舊如新,因為一座修繕一新的建筑無疑會破壞時間的縱深感,使它變成了一個平面,僵硬,沒有彈性。在我看來,只要保證那些破舊的宮殿不再繼續毀壞,天津品牌設計就不妨以廢墟的形態向公眾開放。故宮不是一個堆放古代建筑的倉庫,而應該像潮水沖刷過的海岸、風吹過的大地,保持著最自然的流痕——哪怕只是一小部分?!?/span>

對福來的將軍站位,我家的羊爐匠頗看不上眼,爐匠也有領袖群倫的氣質,爐匠見過福來死皮賴臉地抄我作業,爐匠曾用角抵過福來幾次,福來拿鞭子嚇唬爐匠,有次爐匠把福來的褲襠都抵破了,福來只是用鞭子嚇唬,他不敢下手,他抄我的作業是其一,他家的母羊,還要我家爐匠的眷顧,才能下崽。

什集的羊,像人,也以群分,有好幾撥,脾氣志趣相投的就混在一起,氣味不對的就裂穴,我們和福來幸存的這群,一百多只,大羊幾十只,小羊七八十只,如水泊梁山的天罡地煞。綿羊,山羊,綿羊是曹濮平原獨有的小尾寒羊,山羊也別異,是青山羊。綿羊多雪白,也有局部黑眼圈、黑屁股的;山羊,則是四青一黑,設色均勻,背、唇、角、蹄為青,兩前膝為黑,像是綴的黑補丁,又像春節寫對聯濺出的墨點;青山羊,不論公母,都有角,有須,有髯,一看,老于世故像沉思的哲學家,山羊姓山,多奇崛,好爬高,無論是墻茬子、糞堆還是屋脊、樹梢、草垛,都是展現身段的道場。我們這里說山,是形容詞,指敢斗狠冒險敢豁出性命。山羊喜穿房越脊,如亂世里的武林高手,濁世里的翩翩佳公子,那蹄子在一排排的屋瓦上,蕩逸過去如鉚釘,如雨點,踢踏的舞步,在外人眼一覬,毫無章法節奏,其實步步驚心動魂,步步踏實落實,故意給鄉村匱乏的生活制造話題。

還是我家的爐匠,有王侯風范,在前面行方步,走虎氣,一副尊者模樣,緊跟其后的是后宮和王子王孫、公主格格之類。那些羊們,在炊煙中行步,走過一座座瓦屋,一個個糞堆,一處處麥秸垛,幾聲親熱的犬吠好像在迎接羊群,羊們和福來們也就慢下腳步,或者停下,看自己家的狗,撲上前去。我們都喜歡狗,勾肩搭背似的,狗直接撲在肩上,有的扎到懷里,有的襠里穿越,羊與狗也親熱,有界限但又沒界限,吃肉的和吃草的,感覺有炊煙橫在面前,細看又空無。

我在珠海的街頭,在黃昏的時刻,看著拱北關口如潮的人流,我心底想到的是羊,我也是背離故土,來到五光十色的都市尋找青草的羊。城市里哪有青草,只有那種叫草皮的東西,被人伺候的草,是貴族的草,不適合羊的胃,青草只在城市的邊緣,或者是被人遺忘的空地里,我曾在城市里見過有一小片地,還沒有被水泥吃掉的空地,不知被誰種了幾畦子的菠菜,綠油油的,那壟溝也是那么的漂亮,這一定是一個懷念鄉土的老農不忍心土地被拋荒。我看到那幾畦子綠油油的菠菜,像羊一樣,想趴在那些菠菜上啃上幾口,即使滿嘴的汁液在城市里流淌。

我也在珠海拱北的廣場上,看到過一個男人,拿著一個蛇皮袋子,走著走著,突然淚流滿面,我看出來,這也是一個和我一樣的外省人,他的孤單不只是一個人在城市里的孤獨,還有精神的無依無靠。從他的眼神,我看到了失群的羊才有的那種恐懼,他為什么哭?是迷途的羔羊一樣迷失在這個關口?還是接到了留守在家的孩子的電話,說母親生病了?在越來越重的暮色里,在這個廣場上,我看到了他哭,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哭聲,我想走向前去,想拍一下他,說,兄弟,我和你一樣,我在你背后跟著你很久了,你是一只羊,我也是。

這是只令人感動的羊,羊有自己的舞臺,也有自己的悲劇和喜劇。我還記得,母親曾說,應該給我娶一個羊模樣的女人,那種女人良善,但這種女人是獻祭嗎?一個無用的文人,值得一只羊依附?想到母親當年的話,我有一種蒼涼在喉。羊的眼眉羊的身段還是羊的性格?找到一只溫馴的羊的精神,也是多么的奢侈啊。

我曾聽過一個羊肉湯館宰羊的故事,一個老板從農村買了一大一小兩只羊,這是一對母子。這天,老板準備把大羊宰掉,他把刀放在屋外的案板上,轉身進屋拿盆以備接羊血用,可等他把盆拿出來卻怎么也找不到那把剛磨好的刀子,其他人和他的妻子都說沒看到。這個時候,那只大羊還低著頭在舔小羊,而小羊臥在地上,為了不讓小羊看到大羊被宰殺的場面,老板就想把小羊拉走,可就在小羊被拽起來的一剎,人們在小羊身子下看到了老板正在找的那把尖刀。誰都不知道這把刀子是怎樣到跑到小羊身子底下的……

這時繩子也不用了,把拴羊的繩子往羊的脖子里一纏一繞,像是黝黑的皮項圈。那些羊可白了,潔凈的人不敢用手觸摸。有時白的羊會下到河里,就如把一堆白云一堆雪趕進河里,那些羊可有意思,就像是集體跳水,撲通撲通從岸上跳下。我們在岸上看著,有時也會和羊們共浴,大家騎在羊身上,在水里,羊的脊背很滑,那些毛都貼著身子,光著屁股爬上去,一點都不扎。

我也蹲在母羊棉花身邊,用手推著母羊的肚子。我看見一只小羊的頭從母羊的產道里露出來,眨眼,那被包著一團羊水的小羊羔就從產道中滑落下來,掉到鋪好的鍋底灰上,這時的母羊棉花連抬頭和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幸存的娘迅捷地用手摳掉羊羔鼻子和嘴巴上黏稠的液體,倒提著腿,在后背上輕輕拍了兩下,然后放在母羊棉花身邊,這時母羊棉花開始不停地舔小羊身上黏糊糊的東西,直到把羊水都舔干凈,把毛舔得松軟起來,接著小羊咩咩地嫩聲叫著,腿搖搖晃晃地站立起來,一會兒母羊棉花大叫一聲,又一只小羊降生,還是身上黏糊糊的,這時母羊棉花也還是始不停地舔小羊身上黏糊糊的東西,直到把羊水都舔干凈,把毛舔得松軟起來,接著小羊咩咩地嫩聲叫著,腿搖搖晃晃地站立起來,再一只小羊降生了,這時母羊棉花還是不停地舔小羊身上黏糊糊的東西,直到把羊水都舔干凈,把毛舔得松軟起來,接著小羊咩咩地嫩聲叫著,腿搖搖晃晃地站立起來。最后三只羊都出世了,母羊棉花一會兒舔這只,一會兒舔那只,滿眼大都是慈愛。幸存的娘看著這一幕,竟哭了,我和幸存都一臉懵懂。

這時幸存抱起一只小羊,塞到我懷里,接著幸存也抱起一只。剩下的那只,母羊棉花還是盡力地舔著,舔一會兒緩一會兒,緩一會兒舔一會兒。小羊羔的頭,耳朵、眼睛、鼻子、嘴,被母羊反復舔,最后,幸存的娘把羊羔放在母羊肚子底下,把嘴按在棉花的奶頭上,羊羔不張嘴,幸存的娘用手指蘸一點乳汁,用大拇指和食指撬開羊羔的嘴唇,抹一下,那羊羔的嘴就動一下,幸存的娘最后把母羊的奶頭塞到羊羔的嘴里,一點白色的乳汁從嘴角嗖地流出,整個灶屋都有奶和青草的香。

但這個春天,鎮子上來了一只公羊,這是一只螺旋形角的蒙古綿羊,這是福來他爹弄來的,想配種弄些錢來補貼家里的開銷。這羊確實結實,但長相滑稽,他的臉到頭頂,包括眼睛,都是黑的,像男人圍條三角頭巾,如一個二流子,從賭場熬夜出來。福來給他家的這只公羊起名塔拉,我們好奇,塔拉什么意思,福來說,他爹弄來這羊的時候,外面的人說這是草原來的,在蒙古語中,草原就是塔拉。

爐匠回來了,那是巡幸后的幸福,他的種子和DNA在這方圓數十里被春風復制,你不論到那個村子,都能見到爐匠模樣的羊,這是這片土地的功勛物,他脖子上的褶子,是長長的毛,如綬帶,寫滿了王莊、李大樓、三里胡同、徐集。爐匠無論走到哪里,人們都會被他外表的俊朗、霸氣所折服,連人也不例外。爐匠不只是顏值高,更是流淌著魯西小尾寒羊的純正高貴的血統,查五代,他父親,他父親的父親,那可是名門,在晚清,在曹州府斗羊的三年一次的賽事上,曾獲七次冠軍,碾壓來自濟寧府、東昌府、歸德、濮陽各地的小尾寒羊高手,他是場上的烈焰,只要是看到對手,那羊毛就直立,就燃燒。

塔拉叫了一聲,然后后撤,蓄勢,那兩只角如刺刀,頭頂的太陽倏然地把河道上的云沾染了,有了猩紅。爐匠看見了,也就稍稍后撤,他還有一根繩子呢,還拴著,但這鐐銬正是他的本色,在束縛之中,還是那么驕傲,那脖頸就如高傲的公雞,他的毛發開始直立,而尾巴,則是一把小號角,他的鼻子哼哼地噴著,是憤怒,是警覺,是觀察對手,也是爆發前的自我倒計時:5、4、3、2、1……那些猩紅的云彩投下的光,像武士的甲胄。蒙古勇士和魯西南響馬的眼珠都是猩紅的,他們的血管也是猩紅的,他們往后縮,但那是在蓄積力量。

爐匠跪下了,塔拉在撞擊后后撤的時候,他的角劃開了爐匠的脖子,那肉一下子翻卷,血如噴泉,在塔拉剛想后撤的時候,塔拉的角也把拴著爐匠的繩子割斷,那爐匠脖子里的半截繩子,真如血染的火苗,哪里容得你得手后撤,爐匠的角已經把塔拉挑起來了,順勢,脖子一梗,把塔拉摔在了幾米以外。我們都嚇得不敢動了,那兩只瘋狂的雄性的羊,撞在誰的皮肉上,骨頭上,不是開花,就是骨折,這平時溫順的羊也有著驚天的殺戮,不要小看那些所謂的羔羊,溫馴里的火,燃燒起來,也有毀滅的可怕。

魯西南響馬和蒙古勇士的角再一次頂在一起,爐匠的前腿弓斜,成30度的銳角,后面的腿與前面的腿平行,都如鑄鐵,斜插在地上;蒙古勇士仿佛是響馬的復制,一樣的造型,都是那么堅決,那么把來自大地的意志通過血管通過脖頸,到達頭顱到達犄角;他們的犄角交叉,是盾牌也是出鞘的刀劍,盾牌把襲擊和內心的孱弱擋在外面,刀劍則把榮譽、尊嚴傳導。

董仲舒說羊“羔有角而不任,設備而不用,類好仁者;執之不鳴,殺之不啼,類 死義者;羔食于母,必跪而受之,類知禮者;故羊之為言猶祥歟!”董仲舒這樣贊美羊,我覺得這是在為像羊一樣的民眾黔首洗腦革面。羊有這么高尚的品格,似仁、似義,知禮、祥和,那他們不在重大祭祀中充當犧牲品,誰充當犧牲品呢?羊從來就是逆來順受、任人宰割的一群。牧羊經,就是治民術,官場密碼潛規則,漢武帝時有個叫卜式的羊倌以養羊聞名天下,就被皇帝召到首善之區的上林苑牧羊,經歷過春夏秋冬,一年多后卜式養的那些劉官家的御羊只只膘肥體壯,種群也大增,漢武帝召見卜式大加贊賞,卜式卻說:“非獨羊也,治民亦猶是矣?!?百姓就是一只只羊,那些肉食者當然是牧者。

我曾看到過一只絕妙羊的眼睛的特寫,攝人心魄,是在一次攝影展覽上,我被一幅在山坡上的羊的注視的眼睛征服了,他的眼睛清澈銳利又有期待,有深情,又有倨傲孤獨;他又像是矚目遠方,有著別樣的靈異,又像是看穿了一切。在這個繁華的都市,在靜靜的展室的一角,我想到了我故去的母親,這是一只透露出思索的羊的眼睛,是羊中的智者。

我說這不是領頭羊,利用群羊的盲從在起作用么?福來說是啊,頭羊或者那些羊的領袖,在前面走進屠宰場后,在悠揚的鈴鐸聲中,羊們會很自覺,很規矩地跨入死亡的門檻。后死羊的執拗其實是一種信仰,一種托付,也許還有一種對頭羊的崇拜畏懼在內,他們交出了自己的前程,跟著頭羊,走下去。

羊決斗后的第二天,福來還在睡夢里,就被父親揪著耳朵,腳不沾地從床上提起來,把盛草的糞箕子和鐮刀扔過來。教他蹚著露水去割草,等割草回來,卻不讓吃早飯,連地瓜粥一而不讓喝,只是給福來一個窩頭,一頭蒜,一碗涼水。福來不敢吱聲,他看一眼受傷的羊,誰知這時父親大罵一句,又把糞箕子扔給過來,把鐮刀扔給過來。這時太陽已經很高了,福來想,草不是割過了嗎?剛想磨蹭,就見父親抓起窗臺上的鞭子,福來一看,就咬下牙下地了。等再扛著一大糞箕子小山一樣的草回來,就分不清臉上是淚水還是汗水。

那天下午,我們放羊,看見福來割了三糞箕子草,到晚上,喝一碗地瓜粥,就睡了,第二天,福來早早地被父親提起來,他發倔脾氣,梗著腦袋,不接父親扔過來的鐮刀糞箕子,母親也求情??墒歉赣H一把抓過窗臺上的鞭子,劈頭蓋臉朝福來摑來,一摑一鞭血。福來哭著拿著鐮刀扛著糞箕子出門。連續幾天,福來只要一使臉色,父親的鞭子就到了,有次,母親實在看不下去,就抱著福來,父親的鞭子還是照抽不誤,如鼓點,如雨點,最后是如谷粒那樣密集,母親的臉上、胳膊上、身上,福來的臉上、胳膊上、身上,都是一段段蠕動的蚯蚓。

這是事先沒有料到的。昨夜臨睡前她還查過天氣預報。查看的主要目的地是她生活的小城。小城很小,不出來走走,尤其不到蘇杭一帶的大城市來走動,是很少有機會強烈感覺到小城之小的。小城只有一百二十萬常住人口,而據寧波的朋友介紹,他們寧波一個市的常住人口就達到了八百多萬。人口數據和密度是一個參照指標,更強烈的參照對比是發達程度。尤其穿行在南方城市的街巷之中,再回想遠在西北的小城,她感覺印象里的小城在一圈一圈不停地縮小。

還好她是一個淡定的人,在一種巨大的差距面前,基本上保持住了應有的淡定,呈現出一種不慌不忙的從容。這得益于經常出差,南邊走,北邊也走,見多了,整個人就有了不慌張的從容。某次在南方兄弟單位的接待飯局上,聽到人家一年的經濟收入總量,旁邊一起出來的女同事驚訝得把剛喝進去的水噴在了她自己的裙子上。那數據確實驚人,是她所在省的一年總量,遑論她所在的市了,難怪她反應強烈。她當時沒急,只是夾了一小口海帶絲,放進嘴里慢慢地嚼,嚼成糊狀才下咽,將那份驚嘆一起慢慢咽進了肚子。

南京到西安的航班取消了。她站在自動取票機前,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向人工臺。經過一塊信息屏時,看了一眼,信息明確,航班確實取消了。她沒停步,依舊緩慢走著。其實要查陜西的天氣預報很便捷,順手的事??墒撬蛞箾]有查。她太相信一種被日常經驗悄然植入意識并且做了固定的既有感覺了。認為西安是大城市,一般不會取消航班,普通的雨雪冰凍都不會具備影響那座大城市的空中交通主干道正常運行的力量。這是家鄉小城沒法比的,沒有可比性。就算遇到航班取消,那也應該發生在家鄉小城的小機場啊,所以她一直擔心的重點壓根兒就不在西安方向上。再說,她始終都沒收到航班取消的任何短信通知。

她不甘心。腳步不停,一直走到人工臺前排隊。想得到機場工作人員的親口證實。排隊的同時,用手機查看出行路線。既然這趟航班今天上午不通,只能馬上改簽或者改換路線。條條大道通羅馬,兩個大城市之間,可選的交通方式有好多種——班車、火車、動車、飛機……當然,最省時間的是飛機?,F在她人已經在機場了,最便捷劃算的方式還是飛機。南京飛西安中轉然后飛小城家鄉的路不通,只能再找一條路線。

她在微信出行軟件上查看,看到兩條可選路線。南京—太原—小城;南京—呼和浩特—小城。不管走哪一條路線,眼前的時間都足夠她辦理改簽,區別在于前者比后者需要她在機場多等待一些時間,并且遲落地,加起來需要多消耗的時間是兩小時十五分鐘。還好落地后都能換乘經停家鄉小城的航班,區別在于前者比后者遲到小城兩個小時。

手指在訂票一欄猶豫,腦海中把文字變換成目的地的具體面目,太原,呼和浩特,兩座截然不同的省會城市。置身其中,完全是不一樣的感受。但對于匆匆過客,從哪兒中轉區別不大,真沒有什么需要遲疑難決的。兩個小時后從南京飛呼市,落地呼市兩個小時后從呼市途經家鄉小城的航班會在小城經停,這應該是最佳路線了。

其實取消了預定航班,那么還可以改簽稍后其他航班的。南京飛西安的航班中午有,下午也有。就算不能確定大霧什么時候散去,航線什么時候恢復,但可以料想,一場大霧造成的麻煩不會太持久,哪怕她坐在南京機場等到下午,順利起飛的可能性也是百分之百,因為沒聽說過哪場大霧能持續在一個小區域彌漫小半天甚至大半天還不散去的,這里是中國,又不是歷史上的霧都倫敦,西安的大霧只是自然現象,并不是工業原因所致。

還有兩個小時起飛,可以過安檢了。她過了安檢就走向登機口,在登機口,看到電子屏上有飛往太原的航班,心便頓時安定下來了。挑個座位坐下,慢慢喝水。周邊等候登機的人慢慢多起來。其中有山西口音。她熟悉這口音,就靜靜聽著。一大早趕飛機,中途改簽,這一場奔波勞神,她累了。閉上眼休息。耳邊兩個山西男人在談笑。她從他們的言語間捕捉一種東西。這是一種感覺,一絲心緒,一種內心隱隱潛睡的渴望。

好熟悉的語言感覺。一腔一調,一起一落,在這高低輕重交錯跌宕之間,她感覺自己在往后退,時間拽著她退,一步一步,一年一年,退了一步又一步,退了一年又一年。她想起第一次來太原的時節。十六年前吧,對,時間過了十六個年頭了。她伸出手閉著眼摸手關節。右手關節數完了,借左手,兩個手加起來數了十六個關節。十六年。漫長的時間。似乎是沒覺意就過去了。但一年一年去想,又感覺其中有無數漫長和熬煎的時刻?,F在回頭想,十六年前,自己是多么年輕。和現在比,那時真是大好的年華。

她從包里掏出粉盒,盒內蓋上夾著一個帶手柄的小鏡子。她看到了鏡子里的自己。一張中年女人的臉??囍槻恍?,不皺眉的時候,這張臉還算平滑??芍灰晕⒁恍?,一愁,一牽動,這勉強完好的臉面上就裂開了數不清的破綻。像一個努力維持的謊言露出了真相。雙眉之間的川字紋,鼻翼兩側的表情紋,眼角的魚尾紋,嘴角的法令紋,脖子下的頸紋……各路紋理像居心惡毒的機關,一觸就發,敗露出一個讓人心碎的真相:老了。作為年過四十的女人,她看得見自己的落寞。這是女人生命中無法逃避、必須面對的定數。朱顏辭鏡花辭樹,最是人間留不住??!而且她不是美人,只擁有最普通的長相。這樣的五官和肌膚,在歲月面前,抵抗力遠比那些精致嬌艷的容貌要薄弱得多。

她癡癡望著鏡子。小小的菱花形鏡框,鏡面只有手心大,正因為小巧,便于攜帶,也不張揚,她才保留它這些年。這幾年她其實不會時時照鏡子了,但隨身帶著。這是成熟女人該有的準備,不慌不忙,時刻保持這個年齡該有的從容和整潔。鏡子、口紅、粉盒、眉筆、味道淡淡的香水……這些東西都裝在一個小小的化妝包里隨身攜帶。用與不用是一回事,隨身帶不帶是另一回事。她認定這是一份在歲月的深流中被幾十年時光磨煉出來的成熟與淡然。

鏡面緩緩上斜。她看見了自己的鬢角。一個被時間悄然改變的鬢角。和記憶中的青蔥少女相比,發際線明顯上移了。這還不是最讓人揪心的。頭發稀疏了,她從直發換成燙發,頭一燙,這一頭發絲又濃密了,似乎還能維持曾經的茂密與葳蕤。但白頭發是沒法遮掩的。似乎是一夜之間,它們就躥了出來。一根兩根甚至三五根。在多年來一直熟悉的黑色之間,驟然冒出一絲雪染的白,這種驚恐只有自己知道??傆X得那白發無比刺眼,她就對著鏡子拔。還好,等第一批集體冒出的白發被拔除干凈之后,不知道是白發的生長速度放緩了,還是自己被迫悄然適應了歲月之手不斷增添的痕跡,她感覺白發跟皺紋的生長速度都緩慢下來,也就不那么恐懼了。對著鏡子慢慢地拔。就在一根一根白發被拔離頭皮的過程里,回味著歲月的無情。這味道,是淡淡的,又是火熱的。這個年齡的女人,似乎既在水里慢慢走,又在火中緩緩拔步。這水與火的考驗別人不一定看得見,甚至女人年輕的時節也看不見,更看不懂。只有如今身在其中,才一天天明白了這其中的雜陳五味。

這是他的城市。她看見鏡子里的臉一點點浮動,閃耀,清晰,模糊……鏡面上蒙了一層水汽,淡淡的,薄薄的,像氣像霧。因霧天航班取消,為此她改了路線。這個改變,因為一場霧,也因為一個人。她再次打開手機。搜出地圖,放大,目光在幾個點之間流連。南京—西安—小城,是一條直線。南京—呼市—小城,轉小半個圈。而南京—太原—小城,則畫了大半個圈。她的目光試著將兩個方向不同的半圓圈往一起合攏,重疊。第二條路線明顯多出了半個圈。她用目光丈量這半個圈的長度。同時在腦海里回想它代表的實際長度和寬度。

有一種隱秘的歡快,更有一絲明顯的疼痛,這種疼痛撕扯、揉搓著她的心。廣播里通知登機了。登機口開始檢票。轉眼就排起了一條長隊。她靜靜坐著。不看手機,看人。二百多名乘客當中,山西太原人占了多少無法知道。但肯定有。她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移動。從青年人身上,尋找當年的他。從中年人身上,感受思念過的他。從初露老態的臨近五十歲的男人身上,想象現在的他。

十六年沒見了。也很少聯系。電話、微信都有,但從不主動聯系。有時會想,想到癡處,心里在疼。這疼是煙,是霧,是空氣。握不住,抓不牢,趕不走,驅不散,像鑲嵌進生命深處的一抹憂傷。這憂傷伴隨著生活,一天一天過著,也就把日子過出了平常日子該有的滋味。微信是見到手機通信錄自動添加提示,她才順手加的。加上了,翻看他的朋友圈信息,才發現他的朋友圈是空的。是他從不發帖子,還是只對她做了設置?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有什么區別,又有什么意義,她在意嗎,計較嗎,難過嗎?似乎是有的。一絲細微的痛隱隱在心里游離。滲入肌理,穿透血肉。離愁太輕,思念單薄,含在心里,養在血肉深處,成為別人難以察覺的秘密,成為不愿跟人分享的寶藏。她就這樣輕易原諒了他,也放過了自己。在平淡日子里繼續做平淡的自己。甚至連年前節下的問候也從此省掉了。哪怕只言片語,也不再有過一次交換。

飛機平穩滑行在云層間,她有輕微的眩暈。眩暈感若有,若無,水波一樣在心頭滑動、蕩漾。試圖左右她,但又無法完全控制。她閉目養神,默默與眩暈對抗。左右兩邊的人都在看手機??词裁茨啬苣敲赐度??一個戴了耳機,聽不見聲音。另一個在看動畫片。大男人居然看動畫片?她把好奇心壓住不流露絲毫。很快她就從聲音辨別出那正是眼下一部流行了三年還沒衰竭的低齡動畫片。

兒子就愛看。周末經常一看就是幾個鐘頭。大人不出面阻止,他就連飯都不知道吃。她曾陪著兒子看過幾次,確定這部動畫片的受眾只應該是學齡前水平。而現在,一個大男人就近在身畔,沉溺在動畫片中,他看得投入極了,時不時發出呵呵的笑聲,旁若無人,沒心沒肺,就跟她兒子一樣。她覺得說不出的荒誕,似乎不在現實當中。偷偷瞄他,自然不是三四歲的孩子,側面臉頰上有胡子,完全是發育良好的大男人。

飛機平穩下來,眩暈感稍減,她悄悄長吁一口氣,再次閉上眼。想一個人的模樣。腦子竟然有些空白,想不起來。只有一個模糊的面影,在閃動,在浮現。是誰呢?是經常陪伴身邊的丈夫?是從小看著他一點點長大的兒子?是身畔這個咧著嘴傻呵呵盯著動畫片癡迷的陌生過客?還是……她不想了,頭靠住小窗戶,目光懶散地從窗外那些軟白的云朵上滑掠。往事如浮云,生命的歷程更像浮云。這輩子,誰是誰的浮云,誰又是浮云中招惹了別人裙角的那一朵?她從心里伸出一只手,兩只手,柔軟的手指,春分中的細柳一樣,撫摸云朵,感受那如水如絲的柔軟和清潤。在這腳踩云朵緩緩而行的想象中,她看見時光在倒流,一眼一年,一眼又是一年。一年一年倒退,她的心在這蛻變中一點點變得輕靈、通透。

飛機穿過云海,機翼上掛著一絲殘云,似乎是依依難舍的手在做著挽留。但飛行一刻不停,前方已是萬丈蔚藍。純粹如洗的藍,讓人眩暈,讓人失明,讓人癡迷,讓人陷入輕微的癲狂……她忽然眼眶發漲,熾熱,想流淚,想不管不顧旁若無人地滿臉掛滿淚水。想他。念他。忘不了他。用日復一日的平淡來掩飾自己,淹沒自己,埋葬心里的波瀾。這世上有誰敢坦然地說,自己的心里沒有一座墳墓,墳墓深處沒有埋著初戀情人的骨殖。

她懷著十分復雜的心情在夢里漫步。有方向不明的期待,有微微的自責,也有淺淺的悔恨。更有一絲舍棄一切在所不惜的豁達。復雜的情緒交織、撕扯、融化又分裂。在心里引起輕微的疼痛,像常年糾纏她的慢性膽囊炎所引起的那種疼痛。她徐徐下咽著疼痛。像不加糖的咖啡,單純的苦澀在舌頭上彌漫,麻木著味蕾。已經進入山西地界,在太原上空了吧?果然,機組廣播響起,說飛機將于三十分鐘后降落太原武宿國際機場,請調整座椅靠背,打開遮光板。

她咬咬牙,拐進了衛生間。洗手,擦手,對著鏡子整理衣著,還有頭發。最后目光定格在臉上。拿出粉盒輕輕鋪了一層。又打了點口紅。動作始終很輕,好像會驚醒粉盒里沉睡的脂粉,更不想讓口紅摩擦出太濃烈的鮮艷。接水漱口,又取一塊口香含片讓其在舌面上慢慢融化,感受到一股薄荷清香溢滿口腔的滋味,有讓人昏昏欲睡的甜膩,也有驟然把人從夢里驚醒的淺澀。

深呼吸,慢慢地打量,感覺滿意了,拉起箱子離開。走出衛生間的門,忽然又回頭,重新放下東西,對著鏡子再看。從包里抽出一片紙巾,輕輕撲沾剛拍上去的脂粉,看著那一層略微顯眼的白終于淡了、淺了,肌膚原本的顏色幾乎裸露出來,這才滿意了,又把紙巾噙在嘴上,雙唇慢慢抿下去,再松開。白紙上拓出一個嬌媚的圓弧狀,那是她的唇印。唇印飽滿,像花

老友部落酸菜魚品牌VI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6

老友部落自2016年起至今已在全國范圍內擁有147家門店,經過多年餐飲行業的深耕在業界享有極高的口碑。老友部落主打酸菜魚米飯,將傳統酸菜魚大菜小做,快餐的形式大餐的味道。

Read more
刁饞一鍋鮮餐飲品牌定位全案設計
與我們相關-餐飲品牌設計
2019-11-25

檢驗定位,就是要符合顧客的心理感受,建立顧客對品牌的心智認同感?;谄放谱陨怼盁酢钡膶傩?,以“燉”貫穿整個品牌,也基于品牌營銷用語、歡迎用語、上菜用語。

Read more



180 0201 6608(戰略總監胡思先生)

;
TOP

掃描二維碼 信息隨身看

掃描二維碼 加微信關注

分享

QQ客服

免费aa片在线播放高潮_深夜a级毛片免费视频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最新75_日本隔壁放荡人妻完整古